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給基督教協進會主席蘇成溢牧師的一封公開信
爭取開放式抽籤選委的禁食/絕食宣言

蘇成溢牧師道鑑:

在刮起秋風的十月;一個對中華民族滿有歷史政治意涵的十月裡,我絕食了。這是我宣佈禁食祈禱/絕食的第二天。我的身體還可以,只是有一點疲累而已。在這最美好的學習時候,我應在博士論文上繼續努力探究,日以繼夜地埋首苦讀。不過,在此時此刻卻不得不把這一切暫時放下,為了香港教會不再被獨裁政權利用,而發出對基督教協進會的哀求。

事實上,我是多麼的不情願,多麼的不甘心啊!然而,蘇牧師閣下的冷漠和逃避,促使我帶著心痛與淚痕宣告「禁食祈禱/絕食」的行動。期望這次行動能因著上主給我的信心,能觸動基督教協進會的反省與醒覺;使基督教選委事宜上可以在未來邁向放棄特權的之路,又抑或至少能在今屆抽籤的運作上,可達致較公道的天主教模式抽籤,而非現時把教會分成四份「功能組別」的小圈子抽籤。

回望過去,基督教選委一事已把合一精神帶來破壞。這選委的特權,使部份宗派、教會領袖陶醉於權力的政治利誘,並且,在信仰價值上給政府騎劫。尤其,某些宗派或教會領袖那種媚共的嘴臉,以及對政府「拍馬屁」之言,實在令非信徒感到嘔心,也讓平信徒感到羞恥。這樣子使教會不再成為教會,而基督教選委的爭奪戰,更暴露某些宗派或教會領袖的不務正業。綜觀抽籤方式上的機關算盡看來,這應該不會是我主耶穌基督的大使命吧!

還看今天的香港的撕裂,物價飛漲、禮樂崩壞、強權橫流、官僚腐敗、人權倒退,有心的仁人志士只好為了餬口而噤聲,國內的宗教自由不斷收窄。在這個關頭裡,教會的良知究竟在哪裡?先知之傳統的吶喊之聲又在那裡?教會作為上主解釋的共同體,應以上主為中心,貫徹信仰的內涵,把神學之語境給予社會帶來批判與督責,以至在政治和生活裡可以展現實踐信仰的想像,同時,避免宗教話語在公眾中失去其身份。就安排基督教抽籤選委一事為例,我們看見基督教協進會在神學上的語言障礙,除了行政;還是用行政為由解釋你們的決定;在整個事件上完全找不出神學的理據。這種神學上的語言障礙反映了基督教協進會在信仰與生活之間欠缺實踐的關聯,把信仰只能封閉在私人領域裡。而面對世俗政權的統戰和政治吸納上,只好大開中門,讓政權編寫香港基督教的「政治神學」;從中產生一種潛伏在教會內的君士坦丁化危機。

若教會要成為教會,就不應向政權獻身。我們要緊記德國希特拉時代,以潘霍華及巴特為首的基督徒群體敢於反對傀儡政府把持教會,組成「認信教會」草擬《巴門宣言》(Barman Confession);而該信條就是堅決反對國家的權威超乎教會之上,明確地承認基督為主,教會身份由基督定義。在近代德國神學家莫特曼(Moltmann)也借十九世紀對「自由宗教」的理解上指出信仰是建立一個沒有特權的人類社會,是為了受壓的人群而解放,因此,「自由宗教」為了「自由國度」帶來盼望。所以,天父之獨生子耶穌基督從十字架上的死亡喚醒世人,耶穌基督就是被欺壓者、受擊者、唾棄者的上主,祂的復活是使為相信祂的人看見權勢是憎惡的,並唾棄那來自壓迫者的偶像。再者,人有上主的形象,在信靠上主中脫離獨裁者的恐懼,在愛中勝過不義的世界,並獲取活潑和勇敢的盼望改造世界。

教會是上主的教會,信徒是上主的信徒,政府是理應順服上主;並屬於人民的政府。可是,我們今天的教會和政府卻非如此。故此,若今天我不呼喊,誰還敢去喊?今天我不以禁食祈禱,誰來絕食抗議?我信祈禱與抗爭,而且是進入一種遇主相遇的靈性生命。如熙篤會(Trappist)修士梅頓(Thomas Merton)所指「了解禱告就是理解社會轉變的關鍵,而靈性責任和社會責任之間並沒有裂縫。」因此禱告永不只屬個人,乃是以上主國為核心。我這卑微的身軀所行的是禁食祈禱;也是絕食抗議,兩者並無抵觸。雖然,我的心靈軟弱,肩膀柔嫩。竟然為一個彷彿無人知曉不公道的「基督教選委抽籤」而作出一種禁食祈禱之抗爭;或許對某些人而言,我的行動是顯得過於沉重,但我確是進行了,因上主的感動與聖靈的帶領下,就在這歷史處境中去換取卑微的公道。

我愛主耶穌基督,我愛教會,因為在愛中有公義,我寧願以脆弱的生命喚醒大家。「基督徒反圍標抽籤選委大聯盟」將於本週日十月十六日晚上八時至十時半,於基督教協進會地下舉行「祈禱燭光集會」。而在這期間我會進行禁食祈禱抗爭,如果在十月十六日晚上十時半前得不到基督教協進會主席蘇成溢牧師的正面回覆,我將宣佈無限期進行禁食祈禱抗爭,用我微小的生命化作種子撒在塵土上,期盼公義能在香港和教會裡開花結果。

禁食祈禱抗爭乃是迫不得已,我沒有死的氣概,因為我還很愛我的家人、朋友和我的小天使柴犬小豆。但為了公道而戰,就是讓每一個人在抗爭中看見盼望。人將去矣,其言也善;鳥將去矣,其鳴也哀。我相信用生命寫成的樂章,必會奏出天籟般的歌韻!

最後,我以純潔的情感,赤子的心靈,對基督教協進會作出以下卑微的要求:

一、禁食/絕食原因:

1. 抗議基督教協進會圍標式抽籤選委,在票值不均等原則上,將基督教分為四大界別;確有偏袒和保障大宗派與人數眾多的教會之嫌,容易使某些教會高層利益集團,壟斷政治資本,變相令這抽籤制度猶如立法會商界功能組別般,一個大財團可用不同公司之名投票,產生圍標式效應,增添壟斷抽籤結果的可能性。

2. 抗議以政府設置的制度定義教會身份,例如:以《稅務條例》88條,直接影響沒有《稅務條例》88條的教會與團體的抽籤機會。

3. 抽籤本身是一種「運氣」;並不存在任何認受性關係。故此,在個人抽籤上需二十位提名實屬多餘之舉,乃是阻撓平信徒自由參與抽籤的「不歡迎政策」。相比去屆「教內選舉」,這次「抽籤」的入閘門檻更高。此外,據現時其他界別的選委提名人數是五個界內人士提名一位候選人。如此這般,基督徒抽籤的提名還要比一般選委還要多出四倍,門檻之高卻令人咋舌。

二、禁食/絕食要求:

1. 要求跟協進會主席蘇成溢在二○一六年十月二十日前進行一次公開性交流,討論「基督教選委對香港教會的政治與神學之影響」。

2. 在簡化程序與行政執行上,基督教協進會應效法天主教「被動參與」模式,立即開放抽籤權,讓每位信徒均有平等的抽籤的機會。

3. 在今屆選委過後,馬上安排於二○一七年裡向全港教友作全面和負責任的諮詢,檢討下屆放棄十席特權事宜。

林子健謹啟
二○一六年十月十二日

(作者為「基督徒反圍標抽籤選委大聯盟」召集人、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政治神學博士研究生)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6.10.13)

 

Donationcall

舊回應1則


鄒賢程 / 2016-10-17 23:40:00

蘇牧師 出來見面真的那麽困難嗎?

林弟兄已經絕食數日,按著憐憫都應該出來見面,慰問一下吧?

真的那麽難嗎?
是身份高尚或是不屑見面?
一點基督精神也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