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摩西模式」——關於「港獨、自決」現象的公共神學探討

三年前,筆者於《時代論壇》發表了〈從耶利米書尋索如何與國家權勢共處〉一文之後(見《時代論壇》「時代講場」,刊二○一三年九月十一日),引起了有教會內外的一些回應。雖然沒有即時回應,卻一直放在心裡和禱告。當時,筆者透過省察尋求一倫理支點去於國家權勢內見證信仰和與自處,提出「耶利米模式」的公共神學意義和可應用性。 雖然當時的「港獨」意識沒有今天般表面化,但已嶄露頭角。

根據我以往與菲律賓民間左派人士所得,有菲人士認為「港獨」現象有其唯物歷史發展的必然性(見筆者文章〈從中港周邊看一帶一路發展〉,刊《信報》,二○一六年三月廿三日),中共或已早預計到涉「港獨」意識和運動的出現,問題只是何時和如何出現。所以,香港教會和信徒或有需要從信仰角度去探討有關議題。

本文會先指出三年前所引發的公共空間討論當中,有評論以「摩西模式」去與「耶利米模式」作二元正反對立的辯論方法或有謬誤。然後我會以出埃及記卅二章中以色列人誤拜金牛犢的事蹟去重申摩西所追求的是以耶和華為君王的天國宗主國度(即「神治國度」),並不是任何以政治權力建立的地上權勢國度(即「主權國家」〔sovereign statehood〕)的看法。我的核心觀點是,「港獨、自決」中所蘊藏的依靠人的自力精神實與「神治國度」中依靠祂力的屬靈內涵有分歧。若然教會不小心分辨處理,可能會誤導信徒走進拜偶像的誤區當中。

耶利米與摩西模式:新舊約本質的相同

作為舊約先知和律法的頒佈者,神人摩西經常並長時間地與神交談(出廿四18),並影響到後來的先知也是這樣行(見撒母耳的禱告生活:撒上七5,八6,十二23,十五11)。神透過摩西宣告更新祂與百姓立的約(申廿九1)。雖然後來的舊約先知們同樣多次斥責百姓違反其中的不同條款(如王上十八18;王下十七15、35-40;代下十五1-2、12;耶六16、19,八7-8,十一1-10;何六7;摩二4;該二5;瑪二4起),但是,只有少數先知,如耶利米同時冀盼一個嶄新的約(即新約)的臨在,使百姓於非常逆境時期得到應許盼望:

「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不像我拉著他們祖宗的手,領他們出埃及地的時候,與他們所立的約。我雖作他們的丈夫,他們卻背了我的約。』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和華說:『那些日子之後,我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乃是這樣: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裡面,寫在他們心上。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他們各人不再教導自己的鄰舍和自己的弟兄説:「你該認識耶和華。」因為他們從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認識我。我要赦免他們的罪惡,不再記念他們的罪惡。』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卅一31-34)

耶利米並向百姓宣講兩個重要信息:

一、那掌管日月星宿、光明黑暗和海中巨浪的是「萬軍之耶和華」(耶卅一35)。

二、「這城必為耶和華建造」,它不再拔出、不再傾覆、直到永遠(耶卅一38-39)。

耶利米預言了新約使以色列復興跟一種屬神的超然永恆國度有關;而「日子將到」時(耶卅一38),這「城」能「直到永遠」(耶卅一39)。

究竟耶利米和摩西所領受與神立的約是否有本質上不同?筆者認為,無論是摩西的〈舊約〉或耶利米的〈新約〉,他們均為被神感動,以同一種「神的宗主權」(God's Sovereignty)的協議(約)的形式,來表達神與以色列民的關係。這種條約表示一位偉大的君王(即神自己)所代表的天國主權國度,願意與一個地上附庸民族(即以色列人)建立密切的關係。

而這對天國主權的效忠,則被摩西於處理以色列民於西奈曠野誤拜金牛犢的事件上反映出來。

金牛犢所代表的偶像崇拜

事緣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後,摩西被神召上西奈山四十晝夜(出廿四18),神便將一系列關於道德生活、宗教禮儀和安息日的安排向他顯明(出廿五至卅一)。期間,百姓見領袖遲遲不下山,就唆使摩西兄長亞倫去做神像去為他們引路。百姓明顯忘記了真正帶領他們出埃及的是神自己,並誤以為是人的領袖(即摩西和亞倫)所為 。他們說:

「起來!為我們做神像,可以在我們前面引路,因為領我們出埃及地的那個摩西,我們不知道他遭了甚麼事。」(出卅二1)

亞倫於是誤用了自己作為領袖的權力,轉以政治經濟權力去催生一種以規限和物化耶和華的宗教偶像崇拜。他於是向以色列民徵收金子,集結溶了之後鑄了一隻可能代表著繁殖力和能力的金牛犢,並讓百姓崇拜作樂(卅二2-5)。耶和華知悉之後,便吩咐摩西要下山,因為百姓「已經敗壞了」(出卅二7-8)。祂發怒要將他們滅絕,只要讓摩西的後裔成為大國。(出卅二10)

摩西可貴的是他卻不斷為犯罪的百姓向神懇求,並使神後悔,沒有將他們滅絕(出卅二11—14)。但是後來親身體會到百姓拜金牛犢的罪行時,為了要執行神的誡命,摩西便組織利未人去擊殺部份叛逆的百姓。於當時超過六十萬的出埃及的人口中(民一45-46),有三千被殺(出卅二25-29)。於摩西再度求情之後(出卅二30-32),耶和華便答應繼續帶領以色列民,並將追討以色列民罪的日子押後(出卅二33-34)。

「摩西模式」探索

神曾經透過摩西救以色列人脫離埃及的奴役和轄制。這歷史或可被看為一場對地上政權的抗爭或革命的勝利。可是,成功帶領百姓出埃及只是這條天路旅程的開始。四十年在曠野的旅程之中,百姓屢次顯出他們在逆境中對神缺乏信心,他們誤拜偶像,觸犯誡命,又反抗神的親自領導。

然而,在這天路旅程中,摩西表現了驚人的忍耐力。這全繫於他對那肉眼看不見的神懷着堅毅的信心,正如〈新約〉的希伯來書所說:「他(摩西)因著信,就離開了埃及,不怕王怒;因為他恆心忍耐,如同看見那不能看見的主。」(來十一27)

也因為這穩如磐石的信心,他便竭力維護了天國國度於地上萬國權勢之上的神治宗主權。

(作者為英國巴斯大學政治、語言與國際研究學系副教授)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6.11.17)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