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宣信博士与更新教会

宣信博士(Dr. A. B. Simpson,1843-1919),一方面是「宣道会」(Christian and Missionary Alliance)的创办人,另一方面他对全球福音运动的贡献,远远超越宗派的篱笆。
 
人喜欢把人物归类,方便陈述;然而宣信却不是容易「分类」的教会伟人。过往至今,不少人因着道听涂说而对宣信有不少误解;有些认为宣信是那类追求奋兴式经验的神医布道家;又有些看宣信是亚米念派的圣洁运动追随者。宣信倡导的「四重福音」有神医的教导,但宣信的信仰理解与牧养实践超越了那些以「医治主导」的技术主义者。

宣信出身长老会,深受改革宗神学影响;但他对信仰的寻求,不宥于传统或宗派;他深广的生命,巧妙地揉合了堂会牧养与海外宣教、城市布道与社关扶贫、灵命更新与使命推动等。宣信不是神学或事工的「原创者」,他乃是不可思议的「结合者」,尝试把不同传统,合在一起,什至在使命上把「基督徒」(一般信徒)与「宣教士」(代表教牧同工)连结一起,在神国度中发挥「协同效益」(synergy)。
 
笔者不是出身宣道会,因着神的奇妙引导,一九八四年投身牧养宣道会元基堂,其后于九三至九四年安息年期间,在加拿大维真学院进修,硕士论文研究便是宣信的属灵观,论文指导教授是毕德生(Eugene Peterson)。透过研究,使我对宣信有更全面而深入的认识;有关他生平传记不多,汤普信的《非我唯主》(2006年增订版),就是重要的文献,使后人可透过本书了解宣信的生平事迹。
 
全为耶稣、兼容并包
 
宣信倡导的「四重福音」,基本上不是新颖的发现,乃是他亲身体验并反思整理的四项属灵坚持。根植于「改革宗」神学土壤,宣信一向持守的信念 : 圣经的优越性、基督的核心性和恩典的主导性。
 
面对当代层出不穷林林总总的运动,宣信分辨的原则,拒绝盲目跟风,他本着严谨的释经,检视任何新兴的宗教经验或事工做法是否合乎圣经的整体教导?是否指向永活的基督?是否容许神的恩典运作其中?
 
综观宣信一生的属灵经历,特别他对「神医」和「圣灵充满」的信仰反思;他从不让经验主导理性思考,要回到圣经查考:检视基督的丰足有否明确的应许,让人可以凭着信心支取?宣信从不畏缩处理较具争议的神学课题,如「神医」及「方言」等,然而他本着开放而平衡的态度,不推崇过激的情绪表现,也不禁止别人追求超然经历。他的名言:「不禁止、不追求」,正是巧妙的平衡之道。
 
渴求复兴的宣信,理解满有主权的神在不同年代的教会当中,有其创新的作为,教会领袖切忌因循守旧,固守僵硬的教条,抗拒圣灵莫测的工作。对圣灵的开放,与坚守真理的慎思,两者的微妙平衡正反映宣信广博精深的属灵生命:这正是我们现今教会中人极其需要的属灵智慧。
 
古旧福音、热切传扬
 
宣信的属灵特色是进入人群的服侍,非遁世的隐居潜修;灵命的深化,不是为着一己的心性提升,乃是勇敢地进入失丧人群中,传扬佳美福音。宣信承习「清教主义」,全然委身要把福音遍及今世,而达成此项神圣使命的有效途径,就是呼召所有信徒,一起作工,以福音改变世界。深化灵命与福音广传,两者不容分割,而两者的巧妙平衡,正是福音信仰灵性操练的精蕴所在。
 
宣信对福音的强烈信念,一方面师承宗教改革以来「惟独救恩」的宝贵传统,另一方面亦深受芬尼(Charles G. Finney)及慕迪(D. L. Moody)等奋兴运动家影响,强调外展式布道。他不单注重福音信息要迎合都市群体的需要,更重视福音对受众的适切性。
 
宣信租借歌剧院或公共图书馆,举行公开聚会,说明了福音不局限于堂会以内:他乐于采用新兴的福音诗歌,也不介意教会内保守人士的反对。他更关注贫穷人、新移民等弱势族群的福音需要,什至触怒某些爱好面子的教会权贵 ! 陶恕称许宣信,他体内的血乃「全为福音」!
 
追求圣洁、要主自己
 
面对圣洁运动大行其道,宣信照样持守圣经的准则检视,过滤任何矫枉过正的实践,他看成圣不是单一形态,渐变和突变,两种形态是共存的。
 
宣信一次应邀主领某场圣洁聚会,按编排他为第三位讲员。首位讲员强调成圣的追求非「抑压」旧生命不可,次位讲员则主张「铲除」老我,轮到宣信,他的中心思想只有一个字——「他自己」(Himself)。宣信对成圣的理解为 :「基督不是个别的经历,他远超过一时的需要,他包含了我一切所需。」
 
面对不同的成圣进路与诉求,宣信辨别的准则不是任择其一,乃是把一切经验聚焦在基督身上;「他自己」不单是信徒成圣追求的目标,亦成为量度一切属灵经验的客观标准。
 
宣信又受「凯锡克运动」(Keswick Movement)影响,他强调内住基督的重要:在繁忙的事奉中,他从盖恩夫人、莫林诺等「寂静主义者」学晓在灵里安息,从而聆听神微小的声音。「神秘主义」对他而言,不是天主教的专利品,乃是历代渴求更深属灵经验的圣徒共通的语言。源流虽有分叉,至终必然汇合于基督全备救恩之内。
 
动与静,进深与外展,在宣信生命中,皆有其位置。宣信看今世的艰苦经营,不会建造天国在人间,然而他也认定「惟要百般辛劳,用尽每小时、每分力,时刻为神,全然为主。」
 
结语
 
总括来说,宣信承接先贤的宝贵传统,以圣道的优越性检视一切知识与经验,汇聚各家传统于基督福音之内。面对不同传统之间的张力,宣信留下给我们的不是另一个崭新的传统,却在于他忠信地委身事主,即或置身于悬而未决的矛盾当中,他仍在使命中奋力前进! 
 
可惜是宣信博士于一九一九年主怀安息后,宣道会继任人等,不幸地如同其它宗派一样,失掉了创办人的深广胸襟与国度异象,把满有活力的宣道运动,变成了行政主导的宗派。历史的定律,常是更新运动一旦常规化为宗派后,更新运动就中止或变质,于是有信徒对目前现况不满而走出来,凝聚力量,倡导与推动另一轮新的宗教改革。更新的教会,从来不是由上至下,乃是三一神感召下,神儿女自主自发开展一段又一段的改革历程! 

笔者按:此文原写于二○○六年,为《非我唯主——宣道会创办人宣信博士的一生》序言与导读,现略作修改。
 
编按:本文转载自香港教会网站(http://www.hkchurch.org),作者为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6.11.25)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