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重建「有脊骨的释经讲道」

宗教改革以来,更正教的讲道传统,非常重视要理问答讲道、教义讲道和主题信息讲道。

  这些讲道的一大目标就是让信徒对圣经全备真理和基要信仰有清楚的认识,并且借着坚定的神学知识和框架,让我们能回应时代的错误价值观、文化、思潮和异端,并能抗拒偏激的神学立场和路线,以及信息碎片化的危机。

  真正「有脊骨的释经讲道」是:

  一、忠于圣经真理的讲道;

  二、教导圣经全备真理的讲道(例子:我们要教导爱,也要教导圣洁、公义、审判、分辨、智慧和依靠);

  三、有真理、有教义、有立场,能回应时代的讲道;

  四、有力,有气节、有坚定信仰、有刚强壮胆的讲道;

  五、有信仰框架和蓝图的讲道;

  六、能安慰人、振奋人和讨神喜悦的讲道;

  七、能给落在混乱、迷失和迷惘的人有清楚属灵出路和蓝图的讲道。

  最近三、四十年,不少华人教会推崇的「几节经文、段落式的释经讲道」为华人教会提供了很美好的祝福和帮助,提醒讲员在讲道时,务要将讲道扎根于圣经真理中,间接防止了许多走偏差、极端和随意解经的危机。但「几节经文、段落式的释经讲道」的路线,往往缺乏了更正教美好的教义讲道路线的补充。在部份教会里,若牧者缺乏扎实的神学框架、又未能在讲道题目设计上进行互补,又缺乏教义式或主题式的讲道时,教会讲道的属灵供应往往有几个颇严重的限制或隐藏的危机:

一、信息零碎化的危机

  有些停留在几节经文的段落讲道;因此,重要的大神学框架和重要的神学思想,往往是缺乏的,不敢面对的。用系统神学老师的教导,讲台渐渐是缺乏系统神学的讲道。结果,部份教会因为缺乏足够神学根底较厚的讲员和缺乏足够的主题式或教义性的讲道后,讲台的信息就容易走向零碎化的危机。

二、忽略教义的危机

  除非讲员有很清晰的神学架构,并能逐步将神学架构在不同讲道里分段和有层次地教导会众,否则只重视「几节经文、段落式」的讲道风格,往往会带来「忽略教义」的讲道危机。有生活应用,但没有清晰神学和教义立场是「几节经文、段落式的释经讲道」容易产生的危机。不少教会的讲道是有不少关于基督徒生活的具体圣经原则的教导,但却往往缺乏清晰和全备的教义立场、神学立场和主题框架。

三、片面真理的危机

  真正的讲道应该是教导全面圣经真理的讲道。在具体的讲道时,虽然我们可能是侧重于几节经文,也因此较为侧重于教导与那几节经文相关的神学观念;但若果讲台没有在讲到这些侧重点时,同时带出圣经在相关主题的框架时,我们就容易教导片面的神学,什至会带出与圣经整体神学相违背的教导。

  就如近年很热的议题,关于如何合神心意去顺服在上掌权者的题目。若单看罗马书十三章,若按照正意解释,那里的教导是「我们要顺服赏善罚恶的在上掌权者」。在新约教会,不同书信的其中一个重要主题,就是要让基督徒、世人和当权者知道,基督信仰是一个善良、正直的信仰。耶稣虽然被当代的掌权者无理地判以死刑,但他是无辜,是受害的。教会是常为掌权者祷告的教会,也教导信徒奉公守法,亦教导信徒尊重君王,尊重万民。

  但圣经在相关的议题里,也有其他重要的原则和各种相关的教导和见证,那是罗马书十三章没有处理的。特别是,当外人或强权者有不理性、任性施压的时候,基督徒应该如何回应呢?讲员应同时深究彼得的名句、耶稣和使徒们的教导和榜样,并历代有脊骨的先知的名句和教导。否则,我们就教导了片面的神学、片面的真理。例子如下:

  彼得和众使徒回答说:「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徒五29)

  耶稣说:「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神的物当归给神。」(可十二17)

  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但三18)

  因为约翰曾对他(希律王)说:「你娶这妇人是不合理的。」(太十四4)

四、缺乏护教的危机

  不少「几节经文、段落式的释经讲道」处理的时代、人生或信仰问题,往往只是碎片化的。因此,若讲员没有护教性和教义性的训练,往往讲道就未能更全面地去为信徒勾画一个较为清楚的信仰框架,去面对时代、人生和信仰问题。讲道的护教性和时代性的指引就会有不足。

五、避谈难题神学的危机

  好的「几节经文、段落式的释经讲道」有碰到圣经难题和主要神学讨论的机会,也有机会碰到圣经里较为刚硬的道理,但有圣经清楚教导的经文。但近代不少「几节经文、段落式的释经讲道」的讲台设计,就容易逃避了圣经里扎实、重要、难解、强烈的经文。就如,极少教会曾用所谓「咒诅诗篇」为题去讲道,我们较为容易忽略了圣经关于义怒、审判和伸冤的教导。也很少人在讲道里严肃和全备地处理地狱的问题,神的拣选真理的题目。例子如下:

  愿他的后人断绝,名字被涂抹,不传于下代!愿他祖宗的罪孽被耶和华记念!愿他母亲的罪过不被涂抹!愿这些罪常在耶和华面前,使他的名号断绝于世!因为他不想施恩,却逼迫困苦穷乏的和伤心的人,要把他们治死。(诗一○九13-16)

六、没有信仰蓝图和框架的危机

  「几节经文、段落式的释经讲道」的风格有明显的方法论的限制,就是只能教导片段的真理。我发现,不少有很好神学造诣的讲员,在讲论「几节经文、段落式的释经讲道」时,往往为受众提供简约的与那主题相关的信仰蓝图和框架,我有时候称呼这是「包底神学、打底神学」。这是让受众不单留意当天讲道的重点,也让他们知道那重点是在信仰蓝图里的哪一个位置,并且那些也是重要的教导,是我们要处理问题时不能忽略的。若没有这种「包底神学、打底神学」的帮补,信徒往往仍是充满迷失,因为他们没有清楚的信仰蓝图和框架。

七、不能全面回应时代和思潮的危机

  「几节经文、段落式的释经讲道」的风格就方法论而言,很难带出一个全面回应时代的信仰出路。更正教传统里的主题式和教义式的讲道就正正能填补这重要的破口。好的「几节经文、段落式的释经讲道」也能回应时代,但往往较为难去全面面对一个热议题、热困扰和时代的文化思潮。如讲台上能有「几节经文、段落式的释经讲道」和「主题式和教义式的讲道」互补,则信徒能从讲道里不知不觉地学习到良好的释经原则、知道忠于圣经教导的重要性,但也有全备真理教导的框架,并能用全备真理去回应时代、思想人生、明白上帝全面纯全可喜悦的心意。

  真正「有脊骨的释经讲道」是要帮助弟兄姊妹和教会建立忠于圣经的信仰脊骨和框架的讲道。

  真正「有脊骨的释经讲道」应该是有全备真理、有针对性,也持平、公道、公正,并且是有深度、有感染力、有时代性和有系统的讲道。

(作者为建道神学院副院长〔学术与发展〕、神学系副教授)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