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当暴力每天上演时......

同层次的暴力每天在不同地方、不同处境中上演着,例如战争未曾停止过、恐袭的阴霾总散不去、美国的枪击已成常态;而香港每天也上演着不同程度的暴力,有为求目的而不理制度公义的议会纷争、或随处在线玩耍着侵略性虚拟游戏的途人、或在面书╱传播媒介发表具攻击性的帖文╱文章等,暴力如空气中的灰尘渗透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当虚拟与现实的世界处处留下暴力的痕迹,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已生活在暴力的世代。

  或者现在是时候,我们需要学习如何对应这暴力的时代!

  当人面对攻击时,通常的自然反应是逃避否认,或攻击反抗。例如有人继续吃喝玩乐、游山玩水,不问世事;亦有人选择以暴易暴来表达诉求,然后又产生另一轮的争斗。作为基督徒,我们可以有第三种选择去面对这暴力的时代吗?

  或者一条深耕细作、不会即时改变制度却改变人心的路可能是第三种选择,就是重新学习非暴力沟通。

  学习非暴力沟通,首先由自己开始,由祷告开始。耶稣在马太福音六章12、15节教导我们如何祷告:「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

  当我们深深认识自己曾作了什多冒犯或论断别人的行为,又愿意求天父赦免我们时,我们便会经历神的恩典饶恕;然后,我们便开始明白自己和所谓的「衰人」都是罪人。因此,当我们看到对方恶行的同时,也看到自己内心的论断。所以,耶稣教导我们不要把人区分为敌我,而要植根在神的大爱中,明白大家都是神所创造,都是神所爱。每人在生命中各有不同的软弱或脆弱,以致得罪神及别人,各人都需要悔改归向神;原谅别人得罪自己的地方,跟我们冒犯神的罪相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更何况只有神可以审判,因他审判的同时,亦拯救我们,而我们却不能拯救自己的论断及别人的恶。所以,我们可以针对事来判断是非,却要学习将针对人的审判权力交还给神,由神来审判人。主祷文的教导就是提醒我们,我们对别人饶恕的深度,会影响我们对天父饶恕的理解。

  然而,在面对冲突或失去时,我们很容易滋养自己的伤痛,以自己的标准来论断欺压者,然后内心的愤恨会推动我们去反击,容易跌入以暴易暴的漩涡中,自然会增加关系复和的难度,又难以认同神对所谓敌人的怜悯。所以,我们若想改善人际关系,就必须由祷告开始,让神首先转化我们的情绪、改变我们对冲突事情的理解,及以神的怜悯推动我们去修复关系。接着,我们需要学习一些关于非暴力沟通的方法,让我们可以先在熟悉及信任的群体中练习,然后将这善意沟通的风气推广出去。基于篇幅所限,我只能介绍由马歇尔卢森堡所着的《非暴力沟通》,书中提到沟通的四种要素:首先我们要学习观察留意对方所作的事或说话,不要太快判断;接着,我们学习表达该事带给我的感受,然后坦诚地表达需要;最后,我们要明确地告诉对方,我们期待他采取何种行动来满足我们的请求需要。

  在非暴力沟通中,我认为最具挑战性的教导之一,是当我向别人提出请求时,我要接受别人不一定满足我的请求,并学习接纳对方的拒绝。例如生活在顾客至上的都市中,我太习惯用交易来让别人满足我的需要,以致我竟因别人的拒绝而生气呢。另外,在无意识的状态下,顾客又会将承载了别人的愤怒转移给另一位服务提供者身上,愤怒又如细菌般传播给他人。

  于是,当遇上什么大事大非的议题时,这种愤怒转移的游戏或积压的愤怒就容易成为助燃物,燃烧着我们的沟通,使关系变得纠结,跌入意气用事、针对人多于议论事的陷阱中。难怪卢云也曾表示,人在行善、追求公义或和平时,内心其实潜藏各种自我中心、自以为义的倾向,使行动散播着侵略的元素。所以,我们需要在独处祷告中,用极大的专注力来聆听上主的提醒,才会承认自己也有份挑起争端,才会愿意向别人修补关系。

  所以,非暴力沟通的精髓是在人际互动中,先处理自己的情绪;如此,我们才可以达至耶稣教导的境界,放下紧握在手上的论断石头,去彼此聆听对方的感受和需要,并不以赢一场道理为目标,而是在祷告中支取主的爱去聆听及接受自己及对方的需要。这样,即使我们生活在暴力的漩涡中,也盼望站立得稳,不致失脚跌倒,什至有能力向人递上一杯凉水。

  这种非暴力沟通有市场吗?

  什愿我们不用等到要惨尝暴力的恶果后,那时,才渴望有人递上一杯凉水来滋润心田,才发现非暴力沟通的美善……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