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崇拜/敬拜的叙事神学

论敬拜的神学,常爱强调上帝的超越,谈到耶稣基督为中心,意思是要说不以人为中心。我对这样的敬拜神学,总是觉得不太妥当,认为这其中并非没有神学,而是不好的神学。

上帝和人是对立的吗?

  简单而言,对立之处似乎在于以上帝为中心还是以人为中心;并且,在上述的敬拜神学语言下,前者当然是正确的,后者则是错误的。有问题吗?不正该如此吗?

  坏就坏在于过早的把上帝和人放于对立面。(这样的逻辑就像约伯的朋友所做的──约伯受苦,在于他有错。)

  要纠正这样的神学观不难,且容我从大家较耳熟能详的道成肉身说起。

道成肉身

  道成肉身建立在看似吊诡的关系上,意思是说如果我们视神人是对立的,两者本质不一样,神是神,人是人;并不像圣父和圣子两者为同质。

  可是道成肉身却打破这样的对立面(其实早于人之按上帝的形象被造时,这神人某程度的互渗关系便吊诡地出现了)。当代神学的英文语汇里爱用的一个字眼embodiment(embody直译是in the body)中文可以译为拥抱,道成肉身即embodied in flesh,成为一个有肉身的人。

圣经中的叙事

  全本圣经,自创世记第一章首度提到上帝按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之后,一直到启示录最后的新天新地,所有的叙事全是关乎人。该隐讲的是人的飘流和上帝的恩典,出埃及讲的是人的被困为奴和呼喊上帝的拯救,讲人生如旷野(我们人生岂不像在旷野一样──像希伯来书所说如摩西远远望见,却未进入迦南)。

  是的,你可能不同意,因为你说──在基督里我们已经得着所应许的,我们已经进入属灵意义的迦南地。

  是的,更恰当的说是,已经得着却又尚未得着。两个都是事实,两个都并存。我们为了强调已经得胜,已经得着,以至什少、比较不懂得描述、不敢陈述那尚未得着的情境。尚未得着就是仍在旷野。

记念.叙事.盼望

  过红海是事件,旷野是叙事;正如十架是事件,与主同行的人生是叙事。终点是迦南;终点是新天新地。敬拜是记念十架事件,记念的是十架事件,但讲述的、叙述的是旷野的故事、人生的故事。在故事中、在历程中容让圣灵在我们里面生出信心与盼望。

  所以,敬拜或崇拜最好能包含这三种元素:记念、叙事、盼望。前后两者如文章之前言和结语,占最少篇幅就好,正如圣经本身一样。重要的是中间的叙事。

叙事──描述人生经验引起共鸣和圣灵之工

  叙事,好比我们所听的故事一样,展示在我们眼前的是情节,讲述主角的遭遇、危机、困惑、悬疑、高潮╱化解危机、新机。中间可能出现的描写是,主角遇见某人某事,他为什么逃避不了某件事,为什么他那么笨,为什么幼稚,那么固执。他心里有什么冲突,什么矛盾,在崇拜的环节中,彷佛被描绘出来。

  故此,重要的是在于描述性的语言。

  一切的描述,其作用在于呈现我们各人的生命各种可能情境与心境,在于叫听者产生共鸣、对生命境遇的联想与回顾、对圣经应许和过去上帝的带领的回忆,并因此内心自自然然与上帝在对话。这样的内心的活动一旦出现,便容让圣灵自己在人生命中工作。

不离地、不空泛高举上帝

  一个高举上帝的敬拜或崇拜,如果没有对人生作出恰当描述,这样的高举,容易沦于一味对上帝超越面的抽离教义,而不是在现实处境中的认信。用当代的话说,就是离地。

  但圣经中说到上帝的救赎和创造,总是在生命的不堪与混沌的文脉中作出叙述和宣告。没有人生艰苦、怨憎会、爱别离、生老病死等生命现实,空喊上帝大能,容易把信仰变为口号。

  道成肉身的神学,把上帝的超越和内蕴两面融为一体。

会幕中的显现──耶稣的成全

  人生苦罪,在敬拜╱崇拜聚会中并非退场遁形,而是被描述、被回顾、被联想、被耕犁。所以苦罪中的人可以进到恩主前,而不需要自以为圣洁者才能来参加敬拜的聚会。

  不过,崇拜中若只有苦罪,人生便只有虚空,故此苦罪必定要与耶稣的十架相遇。故在崇拜中,必有让人体会圣灵在基督里、在圣言里的刹那。

  旧约中上帝向摩西所启示的会幕,其至圣所乃大祭司每年进入一次。上帝若悦纳人的祭,便在至圣所中向大祭司显现。至新约,我们读希伯来书便知道耶稣基督就是我们永远的大祭司。他也是那永远的祭,为我们成为挽回祭。如前所述,苦罪的人可以来到恩主的施恩座前,得怜恤、蒙恩惠。

  再读到启示录,我们看见上帝的话更直接说:上帝的帐幕在人间。本来上帝的心意就是要在我们中间。这是道成肉身的启示,在耶稣基督里成全了。

  所以,崇拜中我们的人生经历、人生中的苦罪被叙述和描述,在当中被诉说和记念,引发共鸣和心灵的迴响。这样,圣灵便能叫人得以和那施恩宝座的耶稣相遇。

  在这样的叙事脉络下,耶稣会被高举吗?上帝的大能和拯救会被歌颂吗?三一上帝会成为敬拜的中心吗?当然,也必然会。这样,人会成为中心吗?当然也会,但这里所谓的中心,不是自我中心的中心,而是以诉说生命遭遇、人生处境、道成肉身的肉身为焦点。没有肉身,如何载道?没有人,何来敬拜的叙事?

  说得更准确一点,超越与内蕴、上帝与人间,总是在人生之场景、心灵的开合之间一并出现,而崇拜╱敬拜聚会,就是一个使这些再现的场所和时刻。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