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堂会「事奉项目化」的危机

  最近,笔者有机会于某间中型堂会宣讲「恩赐为本的事奉」,经文为彼得前书四章7至11节。思考这段经文,笔者重新感受现今堂会事奉的变质,从而带来埋怨与不满。其中关键因素是把事奉原来指向「彼此服事」(四10),作在信徒身上;随着堂会组织架构发展,事奉演变为「事奉项目化」,只是满足组织运作需求的人力资源。

  「服侍别人」与「事奉项目」原先是一致,堂会于发展初期、堂会规模不大、相对安稳的社会氛围等情况下,两者不致产生极大矛盾与冲突;然而因应世界与社会剧变中,堂会事工也多样化与项目化,对事奉人手的需求也相应加增。经过一段年日后,「事奉项目化」反映于事奉者只按上面指示的事工,做妥了聚会便是事奉了。逐渐,堂会事奉的原意失掉,做好事工就是事奉。

  从「2014香港教会普查」数据,本港堂会有为数三成多会众恒常参与各项事工,另有七成信徒选择作旁观者,返到堂会消费各项服务与节目(见下表)。

堂会核心领袖和参与事奉人数表

全港堂会

2009年

2014年

核心领袖

20,183人(占会众6.3%)

19,754人(占会众6.4%)

参与事奉人数

104,312人(占会众32.5%)

102,266人(占会众33.0%)

  对那些长期忠心劳苦的事奉者,事奉年日久了而又不能制度化地作出替换(如任满某个职位若干年后要停任某个职位至少一年后,再度参与事奉),因着对堂会与相关事工的热爱,有时会看不过眼那些「不肯落水」的会众。堂会事工一旦受到批评,或事工未能有预期的入座率,事奉者的感受可想而知,就会产生负面情绪,埋怨油然而生。

  倘若我们把问题简化为「人力供求」,事情会较易处理,只要堂会领袖动之以情、说之以理,就能动员更多信徒参与。现实是问题更为复杂,就是肯思考的信徒问的是堂会为何要扩堂、为何要搞大型聚会、为何要重复做一些「鸡毛蒜皮式」事工 ? 问题会更为恶化,就是现今堂会年龄与会众年龄逐步老化,维持堂会架构运作一切不变,年轻一代不喜欢进入建制权力制度,拒玩做得好就有位置升迁的游戏,后果自然是人才荒凉。

  回到圣经,彼得理解「切实相爱」(四8),必然透过「互相款待」(四9)与「彼此服事」(四10)展示出来。新约有关事奉的对象,指向「服侍」(serving,希腊文diakonos)人,多过「做事工」。耶稣清楚表明「我在你们中间是如同服事人的」(路九27;约十三13-15)。耶稣以身作则说明「服侍」是作在信徒或外人身上。

  因应堂会组织化与公司化,「服侍」失掉了圣经原意,于是「服事组织」取代了「服侍别人」。倘若堂会组织能灵活变通,事工能适切与满足信徒的需要,此类事奉仍能发挥效用;但僵化又讲究权力与位置的科层结构,组织变得「官僚化」,事工要由中央指挥与控制,一切务求价廉物美,此类事工很大可能会后继无人。

  事奉的变质与异化,就是我们把信徒的恩赐、才干、知识、技能与经验等,误置于组织运作之项目,没有释放信徒「人人要照自己所得的恩赐彼此服事,作上帝各种恩赐的好管家」(四10)。

  当堂会以结构为本作事奉取向,自然以部门与牧区的事工计划,来构思所需求人力资源。堂会体积越大,越要有更多人手来运作。商业组织之运作,可透过酬劳与职位等来达成;但非政府或宗教组织,只能以异象与价值来感染。假若没有了部门与牧区(或全部休假),堂会能否运作?当然可以,因为堂会还有长执会、堂委会等管理组织之正常运作。

  以结构为本的事奉取向,最大问题是造成「事工」与「需要」的落差,如同现今不少接受政府资助的社福机构一样,只提供「无关痛癢」的服务项目,但真正需要却有心无力。堂会照旧运作事工,旧的信徒「做残」了,就换新一群延续事工,危机是新人来源减少,年轻一代不玩此类 old game。

  笔者认为,归根究底,是要反思「事奉项目化」的偏差,重拾「服侍别人」的初衷;唯有出于爱,各人能自主自发地运用恩赐,就能建立整个身体。面对未来,堂会要革新,就要简化结构、释放恩赐,才能「让上帝在凡事上因耶稣基督得荣耀」(四11)。

编按:本文转载自香港教会网站(http://www.hkchurch.org),作者为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6.12.16)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