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昔日新闻

邢福增二○一六的香港故事

  历史是一面镜子。专研中国教会历史及政教关系,相熟学生专称「邢爷」的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院长邢福增教授,他的二○一六年,由象牙塔走进公共领域,由为跟进内地拆十走进中联办到为《十年》获奖茹素一个月,所映照的是今天中港社会的浪急风高与岁月叮咛。

  「……我也会奇怪(四九年)当时教牧的一些话是面对生死存亡的压力才会说,那为何现今的教会领袖会说相同的话?」

  今期《时代论坛》头版专题,本报总编辑罗民威访问邢福增院长,细听他今年的走过的路与其心迹。以下为专访部份内容:

  二○一六年最大的感觉是,彷佛自己做很多事情都会被媒体所关注。以前会有些议题被人采访,都是学者式的在知识层面上回应,但都没有像今年在不同议题上会与不同平台的媒体接触,还上了报章的头条、有自己的博客,老实说对这样的自己是不适应和始料不及的。我想很大程度上也与我是神学院院长的身份有关吧,普遍人看神学院院长应该是有一个模样,但我当院长却是另一副模样……

  这些年来对中国政教关系政策,我是一直在留意和研究着,当然这一两年内地拆十字架的事件对政教关系的影响是从来未见般严重;而同时香港这几年面对的问题与转变,刚好是我上任当院长的时间,我没有向大众迴避我对不同事情的看法,对中港关系也有自己的观点,因此有人会对我就拆十字架事件入中联办、在《立场新闻》上写博客、在脸书上发表自己的看法感到大惑不解……

  在关注拆十事件的过程中,对我而言也是很大感触。我看见内地信徒单纯地守护教会,觉得很感动,而同时他们的行动也是在撼动内地政教关系的局面……

  我对当代中共研究了廿多年,本身会期望中国日渐开放,但近年来中共整体管治框架已成形,愈难期望中国会有向好的一些大改变。而同时客观的研究结果有时难免被中共认为是不友善,会影响在国内的事工,这种情况下难免会有一定的取舍,我是有承担继续去做这些研究,但难免对局势感到无奈。……

  这些年我开始多接触网上世界,如在脸书上很多「朋友」其实是我不认识的,也接触了很多不同的人,当然「朋友」圈中是物以类聚般有相近观点立场的人,但也有一些人会留言批评我,如说我写的东西不会让世界变好、又有些引用一大段圣经来反驳我的观点。我有时看罢真的有想过是否要「驳」他们、是否要封锁他们的帐户,但想深一层这也反映着香港教会就是这般多元……

  最令我奇怪的是,我没想到当初看死电影《十年》不能得奖而在脸书写的一句「如得奖吃素一个月」的戏言,引来外间这么大反应。……

  二○一六年另一件较重要的便是圣公会退出崇基神学院的事件,神学院由五个支持宗派变为四个,都会有一定影响。……

订户浏览全文可【按此】,订阅则可【按此】。 

www.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每日快拍,2016.12.17)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