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社評

後真相年代的誠信一小步

在人類社會的經驗裡,真相與虛假原本就混在一起,需要用心分辨。近代大眾媒體以至互聯網,只是將這現象集中呈現——於掌上屏幕,於受眾面前。去年隨著英國脫歐公投及美國總統選舉的那些出人意外的結果,「後真相」一詞成為媒體新貴,形容社會公眾即使有真相擺在眼前,仍會因為信息發佈者的一時情緒煽動而偏頗選擇接受以至不屑一顧。現象規模之大,調子之高,或許並非近年常見,所產生的「黑天鵝」震撼亦歷久不散,影響深遠;但背後的人性軟弱卻始終如一。是故好些國際輿論傾向套用另一個更簡單的詞藻來一言以蔽之:撒謊。

「語言偽術」鋪天蓋地,不是新聞。走過梁振英政府的歲月,香港人近年亦早已百般滋味。而當語言偽術在社會精英中見怪不怪,社會大眾自然失去信任,自謀出路。有近期國際網上研究顯示,在社交網絡裡傳統精英與普羅大眾的溝通連繫有轉弱趨勢,兩者的網上媒體平台亦大不相同,自是有因。近年本地一些由有心人士主催的新興新聞媒體,以至一些力求存留時代真相的作品,背後資金與支持都傾向從公眾而來,化整為零,道理也是一樣,嘗試避免財閥權貴透過經濟力量的干預,擺脫那離地的資訊同溫層,重新建立一個個社會大眾藉以互相信任的節點。

另一方面,當社會現實真假難分,精英離地,信任難尋,人心轉向叩問心靈向度,尋求面對亂局的人生力量,是情理之中。由國際到本地層面,一些基督宗教領袖的社交網絡,追蹤者眾。近年本地坊間一些知名輿論網站,亦廣邀牧者及神學院老師設立專欄隨時分享。於此,有信仰身份的輿論中人必須反躬自省:自己的言論是否建基於真實與良知?當中有多少源於真誠的信仰領受,又有多少其實源於一己(以至當權者)的政治需要?群眾不一定是對,所謂後真相年代亦揭示了這一點。但那使瞎子走差路的,卻要受咒詛。(申廿七18)

在因罪惡而墮落的社會,說一句真話,維護一段真相,無論在過去抑或現在,都不是理所當然,有時還要付上沉重的代價。回望聖經年代的先知,改教年代的先賢,敢言惹來殺身之禍的,也是不少。語言偽術充斥的後真相世界能否給扭轉過來,並非個人力量單槍匹馬所能及。但如何因著召命,有勇氣奉主的名在缺憾世界踏出誠信一小步,這卻是教會面對今日新世代所不可或缺的牧養觸覺與秉持。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