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听道是一种事奉

个主日我们基督徒都参加崇拜,在崇拜中听道。因为是在崇拜之中听道,所以自然应该以谦卑崇敬之心来到上帝面前聆听、领受他对我们发出的话语。崇拜规定了我们听道的态度。因为崇拜聚会正是要崇拜上帝,其中一切的环节都在于事奉上帝,所以听道也不例外,而为事奉上帝的一种。在崇拜之中,我们是以听道来事奉上帝的。

  听道的事奉,是一种怎样的事奉?因为聆听的并不是一般的话语,而是上帝对我们要说的话语,所以我们就得谨慎自己的脚步与态度。听道的事奉是一种全副生命的事奉。因为跟我们说话的上帝,是全然圣洁的他者,行事奇妙可畏,轻慢不得;全副生命的知、情、意都轻慢不得。

  这里涉及我们要以一种怎样的生命状况来进入听道的事奉之中。「听」应该是「敬听」,恭敬地聆听上帝那针对我全副生命的拯救恩言。这不只是指到听道的那一刻,更是涉及听道前的预备。当上帝尚未发出言语,我是以怎样的生命状态来迎接他的恩言呢?我是深感自己的生命需要被审判也需要被拯救,以敬畏之心来迎接他要向我发出的两刃利剑?还是带着一种信仰知识的傲慢,来看看跟着上帝要对我所说的话有多合我心,多满我意?

  如此一来,我们在听道之前,早就决定了,究竟是我们来事奉上帝,还是上帝来事奉我们;究竟我们来是被上帝的话语审判,还是我们来是要审判上帝的话语。若然我们都有意无意地以后者的心态来接近上帝的话语,那么碰见的难免是自己的影子,听见的难免是自己的迴音,又或者一片死寂。

  固然,上帝可以默然不语,但这却非死寂一片,而是一种非言语的临在,只有敬畏、谦卑、倒空的生命才能听到他就近的脚步。固然,上帝使用的出口可以掺杂乱音扰乱视听,但正如耶稣活在罪人、税吏、妓女中间,只有敬畏、谦卑、倒空的生命才能辨识他的身影、他的说话。于此,一切的傲慢包括信仰知识的傲慢,都不过是自设的障碍,堵塞聆听上帝话语的心。

  听道,是一种事奉,并且是一种生命的事奉。

Donationcall

舊回應1則


橄欖 / 2017-01-11 08:33:49

聽講道、讀文章

就文中說及「聽道的事奉,是一種怎樣的事奉?因為聆聽的並不是一般的話語,而是上帝對我們要說的話語,所以我們就得謹慎自己的腳步與態度。聽道的事奉是一種全副生命的事奉。因為跟我們說話的上帝,是全然聖潔的他者,行事奇妙可畏,輕慢不得;全副生命的知、情、意都輕慢不得。」筆者有一些細想:
 
------------------------
 
[ 一 ]    聽一篇恰當釋經的講道、讀一篇恰當釋經的文章,跟聽一篇非恰當或部分非恰當釋經的講道、讀一篇非恰當或部分非恰當釋經的文章,會否不完全一樣呢?  釋經方面的例子於性質上可有例如:
 
(a)   非同志神學釋經(並且回應同志神學釋經)的講道或文章  vs.  同志神學釋經的講道或文章
 
(b)   悔改赦罪的福音  vs.  普救的福音
 
(c)   繼續信而悔改,必然得救  vs.  一次真信,永遠稱義
 
(d)   苦難神學  vs.  成功神學
 
------------------------
 
[ 二 ]    聽一篇給某經文有之恰當應用的講道、讀一篇給某經文有之恰當應用的文章,跟聽一篇給某經文有之非恰當應用或部分非恰當應用的講道、讀一篇給某經文有之非恰當應用或部分非恰當應用的文章,會否不完全一樣呢?應用方面的例子於性質上可有例如:
 
(a)  「同性婚姻」立法不但不會是神喜悅的立法,且是偽平權、偽命題、偽公義、及是會引來不公義和長遠社會問題的立法    vs.  「同性婚姻」立法是神喜悅的立法,是平權、公義、及因而是應當的立法。
 
(b)  先前的政改方案並非凡教牧或基督徒都必然應當反對其通過    vs. 先前的政改方案是任何教牧及基督徒都必然應當反對其通過,及應以教會或教會堂會的名義公開反對其通過。
 
(c)  教會牧者不是必然應當有能力且可抽時間去論政事和論各樣時事的   vs.  任何教會牧者是必然應當有能力且可抽時間論政事和論各樣時事的,且應以教會或教會堂會的名義去公開如此作,否則不會是神喜悅的牧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