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植以這「七步詩」——「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挽回了自己的性命,避免了古代宮廷鬥爭中常有的兄弟殘殺。而筆者想到這首詩,是覺得最近的香港,似乎也上演著現代版的「兄弟殘殺」。

  暫且不談政治的亂象,就在基督教界,各主內兄弟也是為著不同的信念而彼此「鬥爭」。一個本來民主、自由的香港,對於老毛那套「敵我矛盾」的鬥爭模式,似乎很快就「駕輕就熟」。最近剛看了篇文章,覺得西方的這句諺語:「魔鬼在細節。」(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很有道理。我們現在不就是因為在一些理念上不一致而彼此「仇恨、爭競、忌恨、惱怒、結黨、紛爭、(判對方為)異端」嗎?這些詞連在一起是否很眼熟呢?不錯,這些就是加拉太書五章中所描述的情慾的事,也即是與聖靈相悖的事;換句話說,也可以就是指受撒但╱魔鬼所挑撥而引發的事。我們彼此主內兄弟,有必要因為一些細節、為捍衛自己所看重的「真道」而落入魔鬼的網羅嗎?不能讓「撒但趁著機會勝過我們」,願我們「曉得他的詭計。」(林後二11)

  聖經所強調的上帝,是一位活生生的上帝,耶和華的自我宣稱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是「自有永有的(神)」。(參出三14-15)祂是一位與人有關係的、活生生的上帝。這位活的上帝,不是哲學思辯的對象,也非任何理論可以囊括。凡以人類的語言所反映出的上帝形像,必然有其局限與不足,也必然是一個處境性的、時代的產物。因而,有必要為這有限的理解,而彼此「仇恨、爭競、忌恨、惱怒、結黨、紛爭、異端」嗎?「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此外,參考量子力學的洞見,或許也有助明白我們對神認識的有限。一個電子在沒有人觀察之時,它可以同時既在A點又不在A點。但人一旦參與觀察,電子的這種疊加狀態就崩潰了,它就只能在A點或不在A點(在B點),也即只可以出現在一個地方。換句話說,人的意識參與,使得電子的不確定狀態成為確定。我們對上帝的認識,豈不也有點類似嗎?無限的上帝,有無限的可能性;但因為人的參與,在具體處境中,帶著各自不同的背景,從而塑造了不同的上帝觀。當我們以有限定義無限,以為那就是唯一的真理,或真理唯一的表述與實踐之時,願我們醒悟,「我這樣愚昧無知,在你面前如畜類一般。」(詩七十三22)

  我們每個人按著自己對上帝的理解,「到了甚麼地步,就當照著甚麼地步行。」(腓三16)或如保羅那樣,「在神面前行事為人都是憑著良心」(徒廿三1)就很好了!願主內同仁在新年裡多些彼此尊重、在主裡合一,發揚各自不同的恩賜、職事、與功用(參林前十二4-6),「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弗四12);「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作神無瑕疵的兒女……好像明光照耀」(腓二15),為神作美好的見證。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