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教内反同力度不符比例地高」的迷思

大约在二○一三年初「爱家共融祈祷音乐会」后,教内时有声音指教会投放过多资源反对同性恋运动,或至少比起其他议题(如贫穷、政治等),投入的精力是不符比例地高。「爱家共融祈祷音乐会」有数万人出席,或许因此被认为是高调反对同性恋运动;翌年举行的「爱爸妈.爱我家」运动同样有数万人参与,亦备受部分教内人士批评,质疑教会打压同性恋者。

本文旨在解释教会回应同性恋运动挑战的力度不仅并非不符比例地高,在同性婚姻已在亚洲(台湾)闯关的形势下,香港教会更应儆醒和投入资源及早回应。

区分同性恋运动与同性恋者

我们一再强调,要区分同性恋者与同性恋运动。在个人层面上,教会应与任何人同行,对所有罪行一视同仁,宽容但不纵容;在政治运动层面上,应该明白同性恋议题对教会和社会的影响,方能适当判断回应的力度。教会反对同性恋,固然基于圣经立场,但另一方面,我们亦相信上帝设定的创世秩序和道德律是使人得自由和好处,因此我们反对破坏创世秩序的同运议程,这不仅因为教义,也是希望世界能维持创世秩序的和谐——男女有别而互补,进入婚姻繁衍后代,推展人伦建立社群;如同提倡保护环境,这是一份出于对世人的爱,而非强加一己价值于世俗社会。为此,过往我们一直提出各种非宗教理据与公民社会对话。事实上,男女有别、夫妻家庭不独是教会的价值观,亦是普世认同的人伦关系,尤以华人社会为然。只是在今天,西方个人主义思潮盛行下,个人自由的无限化,彷佛已成为新金律。

另一方面,同运推动用法律(无论是歧视法或同性婚姻)强制市民认同性解放意识,是零和博弈;必然与宗教信仰和传统观念相冲突。其影响不会因个别信徒愿意受苦的良好意愿而消弭于无形。看看现时西方社会的「逆向歧视」案例和抺除男女界线的争议足以证明。那些受压迫的公民,不一定是基督徒,可以是不认同同性恋教育的家长、不认同同性恋运动的小商户、被注定没有父亲或母亲的儿童、患有性别焦虑被误导只能接受性别错置的儿童,以及只想自由和平生活,不想男女性别被颠覆以致产生混乱的一般普罗大众。若说小众的利益必然凌驾大众的利益,这个看法难以理解。我们认为应摒除「乡愿」心态,一方面认清楚同运背后的意识形态对人类文明的祸害,从而坚定反对之;另一方面以具体行动,对LGBT群体展示基督的爱。请紧记,爱与真理两者并行不悖,基于爱,基于相信创世秩序,基督徒责无旁贷面对同运挑战。最终,爱就是让对方晓得真理,不以有罪为无罪,回归上帝创造世界的秩序。

「教内反同力度不符比例地高」的迷思

教内反对同运的力度是否不符比例地高?若以同运在全球所取得的胜利及其对社会的影响深远程度来比较,教会回应的力度可说仍远不足够。要留意同运议题的情况与其他「官商乡黑」、全民退保、民主政制很不同,其他议题都有很多教外人士、团体和传媒关注,教内关心这些议题的人士自然可以加入那些关注团体。然而在同运议题方面,社会很多团体立场不是没有留意就是支持,福音派差不多是唯一反对力量。如果其他团体反同运的程度如反「官商乡黑」般,相信教会可能会减少对同运议题的关注,而把资源投放到其他事情如布道牧养之上。其次,不少社会议题(如政制发展、全民退保等),即使是社会各界,立场也是众说纷纭,教会更难有一致行动的方向;相比下,教会对同运的立场则比较相近,较易动员共同参与回应。

有说圣经只有寥寥数段经文提及同性恋,教会对同运的关注度却不成比例地高。首先同运对社会(尤其教会和信徒)影响深远,教会首当其冲有责任回应,这跟经文多寡是不相干的。此外,批评教会只回应同运议题是「欺善怕恶」恐难以言之成理。同运席卷欧美社会,绝非弱势团体,教会今日与之抗衡,要顶着各种批评及压力。事实上,性倾向及性别认同歧视法一定程度上是冲着基督教而来,当然对不认同同性恋的公民也构成威胁。还有一个事实大家不容忽略,最少在香港,所谓「反同」,十多年来,大方向只是反对两条移风易俗的法例(性倾向歧视法及同性婚姻),基本上处于防守而非进攻,避免持守信仰的信徒及不认同同性恋的公民受到法律惩罚,何来欺负之说?相反,同运正在重组社会文化价值,什至是冲着基督教信仰而来,我们还要沉默吗?

今日台湾明日香港:「继续沉默就死定了」

请注意邻近香港的台湾。十二月廿六日,台湾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员会通过同性婚姻修法初审,无论反对团体如何表达诉求,也无法阻挡修法通过初审。年近七旬的牧者张茂松奋不顾身攀上立法院高墙,反对同性婚姻修法,也徒劳无功。刘晓亭牧师也对台湾的信徒说:「不管了,没有退路!」他了解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战争,支持同性婚姻的一方已「集结了相当的资源,掌握了媒体,打通了政界,同时也老练地运用社会运动系统,长期耕耘,对他们来说,此番只是收割。」刘牧师明知行出来反对一定会被污名,「但是继续沉默就死定了。」

论教会反对同运的力度,不应与其他政治议题或社福行动比较,应与同运对教会和社会的影响力比较。由是观之,教会回应同运的力度,不仅并非不符比例地高,更是远远不足。香港应以台湾为鑑,及早回应同性恋议题,对外坚定立场,情理兼备申明反对的理由;对内传递关爱信息,认识和关心LGBT人士的需要。除了反对同运之外,我们也鼓励教会关心其他社会议题,正如本会一直坚持家庭价值与民主理念并行不悖。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7.1.5)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