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故事

【长河逐浪】

同坐一条船

港铁南港岛线东段通车。新型的无人驾驶车厢,加上海洋公园又位在沿线,让新线一通车就吸引不少人一家老少在假日游车河,抢占车头位置拍片上脸书。

今天的港岛南区,总给人一抹悠閒的生活印象,脑海里出现主题公园、海滩、郊野行山径;即使是避风塘,还是会联想到炒蟹和海鲜舫。其实,论历史,港岛南区有香港最早期的村落和聚居地。至于避风塘,昔日住在艇上的蜑家人出海捕鱼居无定所,文盲比例较高,经济能力有限,也长期备受岸上人忽视以至歧视。出海工作固然要面对浪急风高;到了八、九十年代还有不少艇户是靠烧柴来煮食,意外引发火烧连环船的情况不时发生。

避风塘作为贫困社区,当年不单在香港闻名,也传遍海外。法国泰泽团体的已故创办人罗哲弟兄(Brother Roger),就曾经在香港仔避风塘短住,分享他们的生活。

今天泰泽闻名于香港教会的,是他们那让人安静宁谧的短诗。其实他们致力于不同宗派的合一共处,矢志以共同生活成为一个活生生的团体比喻(a parable of community)。他们强调「生活先于言语」,由具体行动开始分享生活、落实理念。同一份信念,也见证于他们的「信心在人间朝圣之旅」,修士会到世界各地的贫困地区生活,主动克服人际群体间的敌视,也与贫寒同在。

按照罗哲的传记Choose to Love: Brother Roger of Taize 1915-2005,他曾于一九七七年冬天到访「位处南中国海的香港」。此前和之后,他曾到过的贫困地区包括印度、肯雅、埃赛俄比亚、海地,和毛里塔尼亚。罗哲并非孤身前行,而是与一群来自全球各大洲的年青人住在贫民区;香港也不例外,「与舢舨上的贫民一起住在停泊于香港海湾内的老船屋和木板屋里」(巴辣度着、易利利译《泰泽的故事》,页111)。罗哲在香港仔避风塘住了三个月。二○○七年,泰泽团体的接任人艾乐思弟兄(Brother Alois)来港,亦曾到香港仔避风塘岸边唱出泰泽短颂〈请大家赞美上主〉(Confitemini Domino),追思三十年前先辈在这里的足迹。

当年曾关注避风塘贫民,以至住在其中的,还有本地舆论并不陌生的社运活跃人士甘浩望神父。他与米兰外方传道会另一位神父阿宋自一九七九年起住在油麻地避风塘一只小艇上,和其他艇户邻舍一同面对困境,一住就是十年。

总编desktop: fb.com/christiantimes/notes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時代觀景4
在家運動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