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基督徒,你的盼望在哪里?
回应台湾1226反同性婚姻法案

我先表明自己的立场。我相信在圣经启示下,基督信仰明确将「同性性行为」定为罪,并清楚界定「婚姻由一男一女」组成,这两点在基督信仰里无可妥协。或许有人以「传统婚姻」之理由反对同性婚姻,我很清楚我不是。当我表明我是个基督徒时,就是表明我相信基督信仰的一切,我信耶稣是我生命的主,耶稣拯救我,唯有耶稣能赦免洗净我的罪,我愿意为他而活,愿意跟随他。当表明我信耶稣,就是表示我相信基督信仰的一切。如果我人在台湾,1226也会走上街头表明我对「一男一女的婚姻」的表态,这是我的公民权利,也是在信仰言论自由下可行使的行为。我为何反对同性婚姻,我很明白最根本是因为信仰,对于一个渴望在生命中完全实践完全活出基督的基督徒,基督信仰就是我生命的全部。因此,我反对同性婚姻,单单因为这概念违背我的信仰,如同我反对婚前性行为、婚姻不忠贞等圣经清楚写明的罪。

近几年,看见许多人及团体投身于反同婚运动,其中不乏有教会团体,我在二○一三年也为此参与凯达格兰大道游行。其中,我明显感受到反同婚团体与同运团体的对立,言语冲突属常见,什至双方有肢体冲突。我感到痛心,期望从圣经从祷告中寻求出路。后来,我逐渐明白很难避免冲突,因为基督信仰的持有信念与社会价值观之间必会有冲突。

我尝试寻求解套,列出以下三点:

一、民主的保护伞不再

台湾是民主社会,教会同样都在这民主架构里。在过去几十年,一般而言,教会在社会中所主张的可见价值与可见言语行为多属隐性、平和或区域性,较明显的活动则出现在圣诞节、复活节、大型布道、街头布道或社区服务。在上述行为中,由于教会的公共行为与民主理念及社会传统价值无太大直接的冲突,基本上教会与社会和平共处。

论到民主,我浅薄的认识是「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尊重少数」、「『民意代表』代表人民决议」。教会活在民主的社群里,若教会在公共领域所表达的价值信念与「多数人」抱持的价值相仿或相同,则民主似乎成为教会的一种保护伞,教会能与多数人和平相处。但若教会所主张的行为与「多数人」的想法相反什至矛盾,则教会成为民主体系中的「少数」,少数必须尊重多数人的意见,并按照民主的标准程序让民代决议。(在此不讨论民主中的人为恶意操控,纯粹谈论信仰与民主。)

从圣经的启示中能够了解,世界的主流价值观将会(或已经是)与基督信仰离得愈来愈远,我们毋须感到惊讶,反倒我们应准备好面对这一切。一旦偏离基督信仰的世界价值观显着成为公众的「大多数」,处在民主架构中的教会需尊重大多数,尊重民意代表,这些是教会在「公共领域」中的「民主行为」。

二、基督徒的盼望在基督里

三年前,身为基督徒的我深深体会:民主不可靠、媒体不可靠。媒体的不可靠在于人为操控及表面有力的视听效果,更别说历史都是被选择性的保存记录。民主不可靠是从信仰角度得到的结论,教会以往有民主或传统价值的保护伞,使得基督信仰的行为在公共领域少有显性的冲突,然而基督信仰价值的存在从来不是在这保护伞底下。教会活在民主社会,但教会的盼望从来不是在民主,教会的盼望在耶稣基督。

别寄望民主下的平静,因为民主的平静无法与主耶稣的真平安相比;别寄望民主,因为我们无法在民主所定义的平等找到神的公义公平;别寄望民主,因为我的身份是基督徒,我的盼望永远不会在民主里找到。平心而论,我们的信仰除了以基督为中心外,还能倚靠谁呢?我们的见证除了耶稣基督自己,以及自己/教会与耶稣的关系外,还有什么可夸的呢?恳求神帮助我们,继续祷告、读经、见证、跟随基督,深信「小子们哪,你们是属 神的,并且胜了他们;因为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约壹四4)

三、时代在演变,方法要变通

我尝试比拟教会面对同性婚姻与面对其他价值观的态度差异。

回到创世记时期,我们的信仰是明确的一神信仰。然后,出现多民族多文化,出现多神信仰,各式各样的宗教。或许在始祖初期,基督教的一神信仰是「多数人」的想法,之后,一神信仰变成「少数人」在坚持着。随着时代演变,现今有更多种宗教信仰,什至有「飞面大神」(Flying Spaghetti Monster)。从创世记到如今,基督徒并未「只」重申自己是一神信仰(精确来说,应是独神信仰),并未「只」劝说他人别信奉别的信仰,反倒「发展」了布道法、宣教学、护教学……不同方式的撒种变通方式。

对于走上街头表态反同婚的人们,我表达支持与肯定,但对其中的不当言语行为有些微词,尤其是基督徒的不当行为,包括非理性的谩骂、有勇无谋的抗争、或是不检查资讯来源正确性就转载。耶稣是这样教导我们的吗?耶稣是如何活出信仰的?世界会因为同性婚姻通过就末日近了吗,不是的,我们原本就从启示中知悉末日近了,并且了解世界的价值观愈来愈远离基督信仰,这些都可预期的,价值观与耶稣会渐行渐远。所以,我们并非只期盼能从「民主」中寻求办法。反倒教会要做好准备,因应社会的变化、价值观的改变,教会要事先预备接受同性婚姻法案通过后的影响,就像过去发展出各种撒种的工具及基督教教育。

教会要问自己:我们关注的是法案本身还是法案中的同性恋者?谩骂指责只会带来对立,阻挡法案通过并非唯一可行办法,若仅止于此,我们并未完成上帝托付给我们的责任。教会也要问自己:今日有同性恋走进教会,若他愿意相信基督,他想知道如何面对基督信仰,那么教会准备好回应了吗?教会愿意接纳他,聆听他的心声吗?弟兄姊妹有「真正健康」的心态面对「真诚」的同性恋吗?除了表态反对法案,我们要能接纳时代改变,以基督的心为心,并尽快思量各样具体门径。「我们传扬他,是用诸般的智慧,劝戒各人,教导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里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西一28)

Donationcall

舊回應5則


橄欖 / 2017-01-14 12:50:11

回應(五):面對語言偽術、誣告指控、隱瞞與謊話

總結前帖,同運其實是一個有著很多語言偽術、誣告指控、隱瞞與謊話的運動,而不少主流傳媒卻經常選擇性地只報道或登載同運一方的言論,不肯報道或登載反同運一方之具備事實與理性分析的那些回應,在如此情況下,是否無論台灣或香港,無論基督徒或非基督徒,都不應該有人站出來帶動反對同運稱的所謂「同性婚姻平權」等等的立法呢?

橄欖 / 2017-01-14 12:37:19

回應(四):「盼望」在哪

就文章命題「基督徒,你的盼望在哪裡?回應台灣1226反同性婚姻法案」,和文中尾段說 「教會要問自己:我們關注的是法案本身還是法案中的同性戀者?」筆者有以下的回應:

--------------------------

(1)    見前面回應(二)及(三)。

(2)    台灣公民盼望法案不被通過,和要求「同婚應否入法」這議題在台灣得以公投來決定,因為所謂「同性婚姻平權」根本是偽平權(見下面分解),至於反對就「同婚應否入法」作公投的人,只顯得是因為其有所歪曲道理和隱瞞事實而心虛,繼而不敢面對和不肯尊重大部分人之反對,這做法是明顯違背民主精神的,及是不負責任的。事實上,台灣的立委或立法院若不心虛,又何需懼怕為「同婚應否入法」作公投呢?

--------------------------

(3)    其實,「同性婚姻立法」不但是偽平權、偽命題、偽公義的立法,且是會引來不公義和長遠社會問題的立法,原因有四。

(a)    首先,把根本不等的事,說為乃同等或平等,是否指鹿為馬呢?答案明顯是。「異性結合」有繁衍下代的潛在可能,「同性結合」不是有繁衍下代的潛在可能,兩者根本不等,把兩者說為乃同等或平等,是否指鹿為馬呢?答案也明顯是。至於弄虛作假之聲稱平等所跟著會帶來的,自然是偽平權 / 偽平權的命題。
       
(b)    第二,婚姻制度根本不是一個「為保障任何兩人相親愛」而設的制度。有人極力反對把婚姻制度與社會的下一代繁衍及其所需保護相提並論,及指婚姻「只是」關乎任何兩人相親愛的私事。然而,若真的「只是」如此,那麼,任何兩人的相親愛,關政府或社會甚麼事呢?任何兩人的不再相親愛,且要分手,又關政府或社會甚麼事呢?此外,為何「任何兩人」相親愛就該可享有額外稅務優惠和公共福利呢?可見,「支持、鼓勵或保障任何兩人相親愛」根本不是「婚姻制度」設立的原因,所謂應要設立「同性婚姻制度」,實質是偷換概念的偽命題。

(c) 第三,若「同性婚姻」立法是真平權、真命題、真公義的立法,不是偽平權、偽命題、偽公義的立法,那麼,《世界人權宣言》第十六條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三條都只是把一男一女的結合看為婚姻,及看為是應受社會保護的「自然與基本單位」,豈非有違「平權」與「公義」?何以「同性結合」亦應算為社會的「自然單位、基本單位」呢?又何以沒有成員國在聯合國大會「正義地」為此提案,據理力爭和「要求修正」呢?此外,那又為何歐洲人權法庭已先後三次否決「同性婚姻」乃人權又或所謂平權,及因而裁定政府並非有責任加設「同性婚姻」立法呢?  

(d) 第四,「同性婚姻」入法不但是偽平權、偽命題、偽公義的立法,且是定會帶來侵害人權和教學自由的立法,及因而是不公義的立法,這可見於「同性婚姻」立法後,跟著一定會帶來的其中後果是,幼童自幼稚園開始便須從教課書中強逼接受兩個爸爸、兩個媽媽等混淆不清、混亂不妥的觀念,且孩子自小學或初中便要接受「同性性行為是沒問題的、是好的」教導,及任何父母都不得拒絕學校給其子女灌輸這種洗腦教育,否則都可被控告「歧視」;至於同志家庭孩子的負面經歷和心聲亦會成為傳媒和學校的禁談,免遭被控「歧視」。其實,任何立法又或修法,若會直接或間接導致學生在凡是有關於同性性行為方面的議題,均不得有全面之認識與思考和分辨能力的教學,都是屬於會侵害思想自由、良心自由、言論自由、教學自由的立法,因而不但是偽公義的立法,且是不公義的立法,及是違反於《世界人權宣言》第二十六條第(二)與(三)款、《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八條、《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三條第(三)與(四)款的立法。─── 誠實地,如此制度所會帶來的是長遠社會文明,抑或長遠社會問題呢!?

--------------------------

橄欖 / 2017-01-14 11:56:43

回應(三):如何「勸戒」

就貓頭鷹君在文中起頭認為同性性行為是神不喜悅人作的其中一種行為,而在文章尾處則說:「教會要問自己:我們關注的是法案本身還是法案中的同性戀者?謾罵指責只會帶來對立,阻擋法案通過並非唯一可行辦法,若僅止於此,我們並未完成上帝託付給我們的責任。教會也要問自己:今日有同性戀走進教會,若他願意相信基督,他想知道如何面對基督信仰,那麼教會準備好回應了嗎?教會願意接納他,聆聽他的心聲嗎?弟兄姊妹有「真正健康」的心態面對「真誠」的同性戀嗎?除了表態反對法案,我們要能接納時代改變,以基督的心為心,並盡快思量各樣具體門徑。「我們傳揚他,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裡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西一28)」筆者有一些細想:

(1)    見前面回應(二)。

(2)    不知貓頭鷹君是否真的認為同性性行為是神不喜悅人作的其中一種事,若是真的話,則貓頭鷹君對於那表示要去作此行為(又或要去美化此行為)的人或族群會給甚麼善意勸導呢?倘若貓頭鷹君給他們善意勸導,卻給他們指稱乃是「指責」、「謾罵」、「對他們有敵意」、「定他們的罪」、「攻擊他們」、「不應好像現在那樣攻擊他們」云云,貓頭鷹君會如何看他們所給的這些指稱呢?又,倘若貓頭鷹君給他們善意勸導,卻給他們扭曲指控為乃是「有欠包容」、「有違基督愛心」、「有違基督福音」、「有損基督合一」云云,貓頭鷹君會如何看他們所給的這些「定罪」呢?

(3)    且不知道貓頭鷹君認為同性性行為本身是否一種沒有問題的行為,若貓頭鷹君從沒有想過這方面的話,可不妨參看下面三篇載於「漣漪文庫」的文章:〈為何「同性性行為」並非一種有利於身心健康的行為?〉 http://bit.ly/1hEZUtX、 〈「同性性行為傾向」是否天生,而「同性性行為」又是否不宜不作或不能不作?〉http://bit.ly/1rUhmii、〈就請也擁抱跟「同志」不一樣的「後同」── 兼談APA在同性戀課題上使用的含混語言偽術〉 http://bit.ly/1SkefLK。希望貓頭鷹君不會也有如親同運人士般的,把那些認為同性性行為不是一種有利身心健康之行為的人,與及對那些也會給別人如此善勸的人,扭曲說他們乃「恐同」,倒指他們乃「反智」,及給他們定罪為「歧視」。

(4)    貓頭鷹君引用西一28 說「我們傳揚他,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裡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如此,貓頭鷹君會如何「勸戒」那表示要去作同性性行為(又或要去美化同性性行為)的人呢?

橄欖 / 2017-01-14 11:04:15

回應(二):事實真相

就文中說及:「三、時代在演變,方法要變通............對於走上街頭表態反同婚的人們,我表達支持與肯定,但對其中的不當言語行為有些微詞,尤其是基督徒的不當行為,包括非理性的謾罵、有勇無謀的抗爭、或是不檢查資訊來源正確性就轉載。」筆者有一些細想:

(1) 作者看來是昧於事實與閉門造車地說,又或是故意扭曲事實來說。其實,台灣發動反對「同性婚姻」立法的主要團體(例如下一代幸福聯盟),絕不是以宗教理由來反對的,而參與反對「同性婚姻」立法的台灣公民,根本不是只有基督徒,至於有份參與反對「同性婚姻」立法的基督徒或基督群體,則絕大多數是以發起團體所用之非宗教理由來反對的,及不是以所謂非理性的謾罵等等,可參考例如「台灣守護家庭」https://taiwanfamily.com/、「下一代幸福監督聯盟」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child88/、「捍衛家庭學生聯盟」https://www.facebook.com/PFVSO/?rc=p、「同運不敢面對的真相」https://www.facebook.com/同運不敢面對的真相-100254986986679/?fref=ts

(2)  看了上面資料後,作者認為是尚有甚麼更好方法(又或作者所謂之要變通的方法)呢? [ 按:有份參與反對「同性婚姻」立法的公民。不論是基督徒公民及非基督徒公民,絕大多數都是參與該些發起團體所合辨或協辨的活動和瞼書,及都是用非宗教的理由來作反對的。]

橄欖 / 2017-01-14 10:19:58

回應(一):比擬不當

就文中說及:「我嘗試比擬教會面對同性婚姻與面對其他價值觀的態度差異。回到創世記時期,我們的信仰是明確的一神信仰。然後,出現多民族多文化,出現多神信仰,各式各樣的宗教。.....從創世記到如今,基督徒並未「只」重申自己是一神信仰(精確來說,應是獨神信仰),並未「只」勸說他人別信奉別的信仰,反倒「發展」了佈道法、宣教學、護教學……不同方式的撒種變通方式。」筆者有一些細想,作者言下之意是甚麼呢?其實

(1) 豈會有基督徒 / 牧者 / 教會「只」關注同性性行為不妥呢?

(2) 豈會有基督徒/ 牧者 / 教會「只」勸說他人不作同性性行為呢?

可見作者這比擬有的不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