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昔日新闻

「政经权势下的自由」讲座 
叶菁华:教会应抵抗社会上的权势


左为叶菁华、右为叶汉浩

【时代论坛讯】人人都希望活在一个自由的社会,可以免除恐惧。可惜,在大国的背景下,香港社会见的却是处处的干预,压制。作为信徒,应如何自处,追求合符上主教导的自由?日前(一月十三日)的一场公开讲座,就为着相关议题进行探讨。

叶菁华:以属灵争战对抗权势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副教授叶菁华指,自由是香港的核心价值。但在今时今日,不少人都会感受不到自由,只觉得被奴役。

从神学的角度理解,不少信徒习惯将信仰私人化,以个人伦理理解社会问题,往往假定对方出于自由故意做坏事。叶菁华不否认人自身有问题,但同时人有原罪,使意志不自由。故此若不靠着上主,不能避免犯罪。罪既有个人及道德性,亦有其普遍性及悲剧性。本罪及原罪可解释人的不自由,但不能忽略权势带来的影响。

新约圣经中,有提到上主拥有超越地上君王的权势。叶菁华认为,权势既有在地,也有在天。它是可见的,也可以是不可见的。两者互有关连,纠缠不清,不能简单划分。他引述田立克的学说,将此称为「魔魅」。魔魅既可带来创造性,但同时带来破坏性。而且,它超越人的道德意志,令人不能自拔,无法逃避。最恐怖的是,魔魅会自我神化,成为对抗神的力量。惟有从神而来的恩典,才能对抗魔魅。纵使属神的子民已领受恩典,但都要小心自身受魔魅影响。

叶菁华指出,耶稣基督带着天国价值观,使人得释放。今天信徒也应跟随耶稣步伐,延续使命,见证天国的临在,责无旁贷。教会应强调属灵争战,但不应只将焦点放于灵界,而更应抵抗社会上的权势。他强调,社会带着含混性,并非简单正邪二分。在争战的过程中,不一定每次战胜,但不需为此灰心失望,而是怀着盼望,相信最终得胜的仍是上主。

叶汉浩:选择属天的价值观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助理教授、工业福音团契义务总干事叶汉浩指出,罗马社会亦有不少与现代社会相似的处境。社会的价值制造出支持压榨制度的工具。无论在罗马社会,或是香港社会,既高举自由,但亦充斥奴役。世代是黑暗的,但基督徒可为世界带来改变。

他指出,罗马社会中自由与奴役是相对的。即使在自由中,都分为被释放的自由与完全自由。当时的奴役无处不在。制度上,奴隶有不同的层次。只要不时奖赏他们自由,就可令他们为奖赏而甘心成为奴隶。即使奴隶可获释放,都只是表面性,实际上主人亦可随时将他们重新变成奴隶。

在现代自由经济的学说中,其中一个最着名的理论是均衡理论。但是,均衡理论只考虑有能力及意愿者,将无能力者排除在外。有能力参与经济活动的人,才获保障。自由市场背后,不论是游戏规则、资讯、公共资源以至意识形态,都受到操控,古今社会都会视之为理所当然。透过高举市场经济,建立既得利益的一群,合理化、神圣化奴隶制度。香港经济自由堪称最高,但贫穷悬殊同时最严重。社会主流论述关心经济实力会否落后于人,但不理制度下的弱者,展现出漠不关心,视之为正常。

经济上表面的自由会使我们习以为常,看不见压榨制度的不公义,也看不见应持守什么价值。基督徒既属世,亦属天。信徒要预备面对黑暗,但不应甘心屈服。带着天国子民的身分,我们不应被世界同化,反要以主的教导为根本。透过上主的救恩,我们可得从罪中被释放的自由。他坦言,社会上受不同价值观冲击而挣扎是正常的,但我们可选择追随属天的价值观。他引用加拉太书,指出上主释放我们,使我们得自由,有权选择持守的价值观。他教导我们要爱邻如己。我们如此行,是合符上主的教导,亦是爱主的最佳表达。

信徒避不开政经议题

于答问时段,有会众认为信徒无需追求政经层面上的自由,因为耶稣当时没有这样做。叶汉浩回应指,信徒有责任正视在现有社会制度下,可如何活出天国的使命。他引用马太福音园主的比喻,指出耶稣的教导有对应当时罗马社会理应如何对待劳工,与社会息息相关,并非隔绝于政经层面。他强调,信徒不是要寻求推翻全盘制度,而是追求如何在限制中活出门徒的样式。

叶菁华补充,信徒不一定要参政才算关注政经问题,但耶稣绝对不是叫人不理社会上发生的事。天国是上帝旨意在地的成就,会带来彻底改变。我们追求的,是上帝的国成就在地上,而非我们上天堂。他强调,信徒活出使命,避不开政治经济事务,但单纯参与并非终极目标,而是盼望天国降临。盼望的同时,亦有责任按我们的祈求使天国的价值观彰显于地上。至于信徒可在教会做什么,他认为我们不需期望过高可带来全盘变革,亦不能期望可立即完成。即使只能带来少许的改变,但上帝都会悦纳。

「政经权势下的自由」讲座由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主办,假循道卫理联合教会香港堂举行,有近一百八十人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