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昔日新聞

「政經權勢下的自由」講座 
葉菁華:教會應抵抗社會上的權勢


左為葉菁華、右為葉漢浩

【時代論壇訊】人人都希望活在一個自由的社會,可以免除恐懼。可惜,在大國的背景下,香港社會見的卻是處處的干預,壓制。作為信徒,應如何自處,追求合符上主教導的自由?日前(一月十三日)的一場公開講座,就為著相關議題進行探討。

葉菁華:以屬靈爭戰對抗權勢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副教授葉菁華指,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但在今時今日,不少人都會感受不到自由,只覺得被奴役。

從神學的角度理解,不少信徒習慣將信仰私人化,以個人倫理理解社會問題,往往假定對方出於自由故意做壞事。葉菁華不否認人自身有問題,但同時人有原罪,使意志不自由。故此若不靠著上主,不能避免犯罪。罪既有個人及道德性,亦有其普遍性及悲劇性。本罪及原罪可解釋人的不自由,但不能忽略權勢帶來的影響。

新約聖經中,有提到上主擁有超越地上君王的權勢。葉菁華認為,權勢既有在地,也有在天。它是可見的,也可以是不可見的。兩者互有關連,糾纏不清,不能簡單劃分。他引述田立克的學說,將此稱為「魔魅」。魔魅既可帶來創造性,但同時帶來破壞性。而且,它超越人的道德意志,令人不能自拔,無法逃避。最恐怖的是,魔魅會自我神化,成為對抗神的力量。惟有從神而來的恩典,才能對抗魔魅。縱使屬神的子民已領受恩典,但都要小心自身受魔魅影響。

葉菁華指出,耶穌基督帶著天國價值觀,使人得釋放。今天信徒也應跟隨耶穌步伐,延續使命,見證天國的臨在,責無旁貸。教會應強調屬靈爭戰,但不應只將焦點放於靈界,而更應抵抗社會上的權勢。他強調,社會帶著含混性,並非簡單正邪二分。在爭戰的過程中,不一定每次戰勝,但不需為此灰心失望,而是懷著盼望,相信最終得勝的仍是上主。

葉漢浩:選擇屬天的價值觀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助理教授、工業福音團契義務總幹事葉漢浩指出,羅馬社會亦有不少與現代社會相似的處境。社會的價值製造出支持壓榨制度的工具。無論在羅馬社會,或是香港社會,既高舉自由,但亦充斥奴役。世代是黑暗的,但基督徒可為世界帶來改變。

他指出,羅馬社會中自由與奴役是相對的。即使在自由中,都分為被釋放的自由與完全自由。當時的奴役無處不在。制度上,奴隸有不同的層次。只要不時獎賞他們自由,就可令他們為獎賞而甘心成為奴隸。即使奴隸可獲釋放,都只是表面性,實際上主人亦可隨時將他們重新變成奴隸。

在現代自由經濟的學說中,其中一個最著名的理論是均衡理論。但是,均衡理論只考慮有能力及意願者,將無能力者排除在外。有能力參與經濟活動的人,才獲保障。自由市場背後,不論是遊戲規則、資訊、公共資源以至意識形態,都受到操控,古今社會都會視之為理所當然。透過高舉市場經濟,建立既得利益的一群,合理化、神聖化奴隸制度。香港經濟自由堪稱最高,但貧窮懸殊同時最嚴重。社會主流論述關心經濟實力會否落後於人,但不理制度下的弱者,展現出漠不關心,視之為正常。

經濟上表面的自由會使我們習以為常,看不見壓榨制度的不公義,也看不見應持守甚麼價值。基督徒既屬世,亦屬天。信徒要預備面對黑暗,但不應甘心屈服。帶著天國子民的身分,我們不應被世界同化,反要以主的教導為根本。透過上主的救恩,我們可得從罪中被釋放的自由。他坦言,社會上受不同價值觀衝擊而掙扎是正常的,但我們可選擇追隨屬天的價值觀。他引用加拉太書,指出上主釋放我們,使我們得自由,有權選擇持守的價值觀。祂教導我們要愛鄰如己。我們如此行,是合符上主的教導,亦是愛主的最佳表達。

信徒避不開政經議題

於答問時段,有會眾認為信徒無需追求政經層面上的自由,因為耶穌當時沒有這樣做。葉漢浩回應指,信徒有責任正視在現有社會制度下,可如何活出天國的使命。他引用馬太福音園主的比喻,指出耶穌的教導有對應當時羅馬社會理應如何對待勞工,與社會息息相關,並非隔絕於政經層面。他強調,信徒不是要尋求推翻全盤制度,而是追求如何在限制中活出門徒的樣式。

葉菁華補充,信徒不一定要參政才算關注政經問題,但耶穌絕對不是叫人不理社會上發生的事。天國是上帝旨意在地的成就,會帶來徹底改變。我們追求的,是上帝的國成就在地上,而非我們上天堂。他強調,信徒活出使命,避不開政治經濟事務,但單純參與並非終極目標,而是盼望天國降臨。盼望的同時,亦有責任按我們的祈求使天國的價值觀彰顯於地上。至於信徒可在教會做甚麼,他認為我們不需期望過高可帶來全盤變革,亦不能期望可立即完成。即使只能帶來少許的改變,但上帝都會悅納。

「政經權勢下的自由」講座由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主辦,假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香港堂舉行,有近一百八十人出席。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