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MAGA背后,取优胜劣败,弃弱势平权

老的英国清教徒牧师,对传讲福音的心得是:先要讲律法。可以说,传讲律法,就是福音预工。

  世事很奇怪,你不讲律法,就说不清福音。同样,你没有优胜劣败,就无从谈论仁义。究竟是不是,人对事物的感知能力问题,还是语言无法捕捉真理之故?

  对了,以下这一点很重要:

  「没有优胜劣败,就无从谈论仁义。」(优胜劣败原则)

  这是跟他者伦理的「弱势平权原则」迥异的伦理逻辑。「优胜劣败原则」跟「弱势平权原则」,它们与世界事物采取两种完全不同的关涉(correlate)方式。

弱势平权、重影与狗仔队

  先讲「弱势平权原则」。「弱势群体」在被命名的时候,会置入一个影子(shadow)。例如,拾纸皮婆婆是「弱势群体」,这样,我们置入了一个影子,和拾纸皮婆婆重叠,这个情况叫做重影(doubling)。拾纸皮婆婆不能做回自己,她同时必须像个拾纸皮婆婆,她才能获得荣誉。这是「弱势平权原则」意料之外却致命的缺憾,它以弱为荣,而且,你不能摆脱作为弱者。只要你不像弱者,你的荣誉就失去。例如拾纸皮婆婆,没有什么比发现她有层楼更令她从光明坠落。

  所谓重影,即「你」与「你作为弱者」双生,形影不离,就像散光的鬼影跟原像形影不离,但又不能融为一体。在重影的困局下,狗仔队应运而生。而传媒也乐于把平凡人捧为圣人,然后揭疮疤,打落深渊,一上一落,都能制造noise,维持传媒的销路。

  「弱势平权原则」在会计学而言,是重复入帐(double entry),即同一笔帐,错误地做了两次入帐。这样,帐目就不能结平(account not balanced)。这一点,网络评论人陈云亦说得很清楚。他反对就保障同志平权立法,理据是:平权就是拿两次利益,同志作为巿民拿一次,再作为弱者拿第二次;这是彻底的不公平。这样重复入帐,社会的帐目就不能结平。

优胜劣败:坏树结坏果子

  相对于「弱势平权原则」,「优胜劣败原则」就没有重影。优胜劣败,有人拿多了,是因为他的行为。一个人的「行为」跟一个人的身体是一致的,不论行为指善行,还是指恶行。

  不义的行为,至少恶人和恶行之间,仍是一致的。例如,一个聪明但贪婪的人赚尽利益,他得到许多,但他的贪婪和他是一致的,这里没有重影,他不需要和某个他的影子双生。他不可能因为和影子不配合,从光环中坠落。正如圣经中的俗语:好树结好果子,坏树结坏果子,好人坏人的行为,和好人坏人的身体融为一体。

  在优胜劣败原则下,你可以惩罚一个坏人的贪婪,那就靠你的本事了(也是身体的)。正是这样,侠士就诞生了。一个由「弱势平权原则」统治的城巿,是没有英雄的。罗宾汉,在优胜劣败原则下才能产生。没有英雄,是因为世界的伦理逻辑发生了转折,由优胜劣败原则改为弱势平权原则。

  英雄惩罚坏蛋,这个本事,也是跟伸张正义的行为一致。换句话说,好行为,需要有本事的好人来执行。好事不会自然出现,好人要努力追求卓越。坏蛋滥用才华,侠士就要有比坏蛋更卓越的才华。

  相反,在「弱势平权原则」的城巿,要伸张正义,不用动粗,你只要申请司法覆核就是了。你获得的正义,跟你的能力优劣无关。这也引伸一项观察:司法作为超越政府的至高权势(例如可以裁定政府违反宪法),跟「弱势平权原则」双生。这一点极权国家是看到的,它称这个做「司法独大」。虽然独裁者是坏人,但他观察司法的这种凌驾性倒是挺独到的,可能因为独裁者对另一个独裁者的存在尤其敏感。

因信称义神学的世俗化

  现代社会的发展,「弱势平权原则」当道。国家离不开神学,施米特的政治神学肯定这一点。同样,「弱势平权原则」背后,也是一种世俗化了的宗教逻辑,它的名字是「因信称义」:司法成了无关乎个人行为的恩典,人人可以白白称义。就这样,造成社会衰败,因为反正你好行为坏行为,都能得司法恩宠,只要你承认自己是蒙怜悯的「弱势群体」。

  上述两种伦理逻辑,与世界事物采取两种完全不同的关涉方式。「弱势平权原则」,在主体而言,置入重影,在社会成本而言,发生重复入帐,而在至高主权而言,令司法高于政府。

  「优胜劣败原则」,在主体而言,伦理和身体融为一体,在社会成本而言,它追求卓越,在至高主权而言,回归优胜劣败,看来把怜悯和责任脱勾,其实是要把怜悯和能力挂勾,维持善行身体的执行力。

  候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口号(编按:特朗普于一月二十日举行就职典礼),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关心的,正是回归「优胜劣败原则」。

  这表象是白人中心主义、歧视有色人种和女人等等。但在学术角度,我们必须注意,在它背后依据的,其实是不同的伦理逻辑(并这逻辑产生的与世界不同的关涉方式),它相信先有优胜劣败,才能好好谈论仁义慈悲。它旨在修正散光,给社会帐目结平,人和他的行为重新合而为一,然后才谈施舍穷人。就像古老的清教徒构想:先讲律法,再讲福音。

(作者时事及神学评论博客「飘流制作」:fb.com/diaspora.hk

TimesLook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