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先知以利沙的緘默

以利沙(Elisha)是主前九世紀的先知,他名字的意思是「神是拯救」。他的先知工作主要是帶領先知的學校,在個人和國家中行神蹟異能。他隸屬撒母耳的傳統,能自由進出不同國家和民間社會,平民和君王都一律向他求助。這是因為他具備知識的恩賜和預見未來的能力,並且在先知學院中扮演領袖的角色。雖然新約只提過以利沙一次(路四27),他卻預表了耶穌行神蹟奇事這方面的事工。

以利沙的緘默

從以利沙蒙召的日期算起,他的傳道事工為期超過五十年,經歷了亞哈王(主前885-850)、亞哈謝王(約主前850-849)、約蘭王(約主前849-841)、耶戶王(約主前841-814)、約哈斯王(約主前814-801)和約阿施王(約主前801-786)。以利沙的事工,主要記載在舊約列王紀上十九章、列王紀下二至九章及十三章。但是在耶戶作王時,以利沙卻明顯地緘默。

法國學者Jacques Ellul認為,以利沙於耶戶作王廿八年期間一直沉默,神的話語沒有被宣講。於這段時期,「神的同在」(the presence of God)不單使人難以理解,於一連串政治謀殺和宗教殺戮的悲劇中,神的愛和掌管也很難去被人理解。1究竟以利沙的緘默有甚麼屬靈內涵?他的沉默有著甚麼作用?我認為以利沙的緘默卻更使我們可觀察到神如何透過人的意志和行動去成全了自己的旨意、歷史計劃和作為。

論耶戶的「含蓄邪惡」

縱使耶戶表面上執行神眼中看為正確的事,但事實上他卻利用了先知以利亞的預言和信息去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這種表面動機與實際動機的不一致性不單很難一時間去看清,加上行動者能有效利用不同政治語言去掩飾自己的意圖和建築宗教和道德高地,耶戶便一直能順利剷除反對力量,縱使他不擇手段和肆意殺害政敵。從宗教現實主義的角度看,耶戶不單將宗教信仰工具化,他更能順勢將先知的預言用人的政治手段去證明出來。表面上,他擁有「宗教意志論」(religious voluntarism)中以人的意志去成全宗教熱忱的剛毅果斷。但實際上,他以「自證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這手法去利用權力去實現先知以利亞的預言去為自己的政治野心服務。

所以耶戶效忠的其實是自己對權力的追求。但是,以利沙在耶戶作王廿八年期間選擇了沉默。筆者省察,這可能跟以利沙能看到耶戶的「含蓄邪惡」(subtle evilness)底蘊之中和之上,耶和華仍在掌權的屬靈現實。換言之,在耶戶作王的含蓄黑暗中,以利沙一直堅守崗位,以致他能讓耶戶被神去掌管及容讓整個事態依照神的心意去發展;於黑暗中他仍活在神的光明當中。

於是,以利沙緘默的深層意義便可能是:無論我們看到邪惡如何矇騙攻擊人、扭曲真相和橫行霸道,這仍是天父世界!

以利沙繼承以利亞的工作

基於自義所誘發的抑鬱和尋死,被耶洗別追殺的以利亞經歷了神在何烈山所施的恩典(王上十九)。這恩典除了使以利亞能親眼看見和體會神的不可測度性、全知全能和對以利亞的關愛:

「耶和華說:『你出來站在山上,在我面前。』 那時,耶和華從那裹經過。在他面前有烈風大作,崩山碎石,耶和華卻不在風中;風後地震,耶和華卻不在其中;地震後有火,耶和華也不在火中;火後有微小的聲音。以利亞聽見,就用外衣蒙上臉,出來站在洞口。

有聲音說: 『以利亞啊,你在這裡做甚麼?』 他說: 『我為耶和華萬軍之神大發熱心,因為以色列人背棄了你的約;毀壞了你的壇,用刀殺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個人,他們還要尋索我的命。』」(王上十九11-14)

神於是明確提出以利亞要完成的幾件任務:一、膏哈薛作亞蘭王,二、膏耶戶作以色列王,三、膏以利沙作先知去承繼以利亞。神也指出未來事態發展的一些脈絡:

「將來躲避哈薜之刀的,必被耶戶所殺;躲避耶戶之刀的,必被以利沙所殺。但我在以色列人中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與巴力親嘴的。」(列上十九7-18)

於是,以利沙便於這大處境之中蒙召、受訓和接續了以利亞的先知工作。看來他所繼承的先知工作有其歷史任務,並涉及三個主要權勢,它們的暴力和之間的戰爭:一、亞蘭的哈薜政權。二、以色列的耶戶政權。三、巴力宗教。

以利亞的哪一個預言對以利沙的工作影響深遠?我想應該是耶和華透過以利亞向犯了拜巴力罪的亞哈王所作的審判:

「他(以利亞)回答說:『我找到你了,因為你賣了自己,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耶和華說:『我必使災禍臨到你,將你除盡,同屬你的男丁,無論困住的、自由的,都從以色列中剪除。我必使你的家像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的家,又像亞希雅的兒子巴沙的家,因為你惹我發怒,又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裹。』

「論到耶洗別,耶和華也說:『狗在耶斯到的外郭必吃耶洗別的肉。』『凡屬亞哈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鳥吃。』」(王上廿一20-24)

由於亞哈王隨即在耶和華面前自卑,耶和華便再透過以利亞說出審判的事間表:

「『因他在我面前自卑,他還在世的時候,我不降這禍;到他兒子的時候,我必降這禍與他的家。』」(王上廿一29)

由於以利沙一直服侍以利亞,為他身邊的先知門徒之一(王上十九21),他便清楚知道耶和華於往後事態發展的一些心意,也清楚意識到耶和華已掌控了歷史和未來大局。祂的主權和權能除了高過亞哈王,也高過於未來的亞蘭王哈薜、以色列王耶戶和巴力先知之上切切實實地掌權。這對「耶和華掌權」的深刻認知、體會和信心便給予他一份等候的平安和智慧,能防止他陷入師傅以利亞曾經因為自義所導致的抑鬱崩潰。於是,自義(self-righteousness)的意思便包括了沒有「讓神去成為神」(Let God be God),即沒有謙卑地活在神的主權之下;沒有讓事態按著自然規律和神的心意去發展。

耶戶的二重性

以利沙能讓神完全掌權的先知質素被耶戶作王廿八年間先知們的沈默所反應出來。耶戶作為北國以色列國的第十位王,他的管治貫徹了現實主義政治的二重弔詭性。一方面,耶戶表面上切實執行了耶和華透過一位以利沙先知門徒對亞哈全家和耶洗別的旨意(王下九6-10)。另一方面,耶戶卻利用執行耶和華意旨的宗教理由去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剷除反對勢力和建立自己的王朝。雖然耶戶拆毀了巴力廟和殺死了巴力信徒(王下十18-27),他事實上使以色列人拜金牛犢(王下十29)。可見,耶戶真正效忠的不單是耶和華,而是自己的政治野心。

由於這現實政治實踐的二重性具高度含蓄性,實需耐性和智慧才可省察。我認為以利沙不單明瞭耶戶的二重複雜性,他更明白到耶戶仍被耶和華掌管的真相,縱然耶戶自己可能不曉得。

同樣寶貴的是,以利沙的緘默讓事態自然發展成以下秩序:

一、先知門徒沒有遵從以利沙的簡單指示去膏耶戶作王(王下九3),膏耶戶為王時,他卻將耶和華的話多說成這樣:

「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我膏你作耶和華民以色列的王。你要擊殺你主人亞哈的全家,我好在耶洗別身上伸我僕人眾先知和耶和華一切僕人流血的冤。亞哈全家必都滅亡;凡屬亞哈的男丁,無論是困住的、自由的,我必從以色列中剪除,使亞哈的家像尼八兒子耶羅波的家,又像亞希雅兒子巴沙的家,耶洗別必在耶斯列田裏被狗吃,無人葬埋。』」(王下九6-10)

二、於是,當耶戶發動政變殺了約蘭王之後,他對他的軍長發出了一「自證預言」的指令:

「你把他(約蘭)拋在耶斯列人拿伯的田間。你當追想,像我一同坐車跟隨他父亞哈的時候,耶和華對亞哈所說的預言,說:『我昨日看見拿伯的血和他眾子的血,我必在這塊田上報應你。『這是耶和華說的。現在你要照著耶和華的話,把他拋在這田間。』」(王下九25-26)

三、 當耶戶處決了耶洗別之後,由於她的屍體只剩下頭骨、腳和手掌,耶戶再說出了另一「自證預言」:

「『這正應驗耶和華藉他僕人提斯比人以利亞所說的話,說:在耶斯到田間,狗必吃耶洗別的肉;耶洗別的屍首必在耶斯到田間如同糞土,甚至人不能說:這是耶洗別。』」(王下九36-37)

四、當耶戶殺了亞哈全家之後,他公開利用以利亞的預言去將自己的行動合理化:

「『你們都是公義的。我背叛我主人,將他殺了。這些人卻是誰殺的呢?由此可知,耶和華指著亞哈家所說的話,一句沒有落空,因為耶和華藉他僕人以利亞所說的話都成就了。』」(王下十9-10)

五、但是,耶戶在以色列中滅了巴力和殺盡巴力信徒,他卻陷民於拜金牛犢的罪中。耶和華一方面對耶戶說:

「『因你辦好我眼中看為正的事,照我的心意待亞哈家,你的子孫必接續你坐以色列的國位,直到四代。』」(王下十30)

六、另一方面,耶和華便興起亞蘭王哈薜攻擊以色列,使耶戶的國被割裂。(王下十32)

結語

透過耶戶的含蓄邪惡和二重政治行動,神人以利亞對亞哈王的預言和審判全得以應驗。耶戶當政的廿八年中,以利沙知道耶和華是信實的,祂的旨意必被實現。於是,以利沙便能緊跟神心意地讓事態和政局自然地發展,讓神掌管耶戶、哈薜和巴力權勢,緘默的先知見證便體現了耶和華的無上主權。也即是說,以利沙於耶戶專政時的沉靜穩忍等候的智慧是:無論邪惡怎樣佔上風,這仍是天父世界。

(作者為英國巴斯大學政治、語言與國際研究學系副教授)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7.1.18)


 
1. Jacques Ellul (1972).The Politics of God and the Politics of Man. Grand Rapids, Michigan: Williams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P.117. 

黃民牧師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