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先知以利沙的缄默

以利沙(Elisha)是主前九世纪的先知,他名字的意思是「神是拯救」。他的先知工作主要是带领先知的学校,在个人和国家中行神迹异能。他隶属撒母耳的传统,能自由进出不同国家和民间社会,平民和君王都一律向他求助。这是因为他具备知识的恩赐和预见未来的能力,并且在先知学院中扮演领袖的角色。虽然新约只提过以利沙一次(路四27),他却预表了耶稣行神迹奇事这方面的事工。

以利沙的缄默

从以利沙蒙召的日期算起,他的传道事工为期超过五十年,经历了亚哈王(主前885-850)、亚哈谢王(约主前850-849)、约兰王(约主前849-841)、耶户王(约主前841-814)、约哈斯王(约主前814-801)和约阿施王(约主前801-786)。以利沙的事工,主要记载在旧约列王纪上十九章、列王纪下二至九章及十三章。但是在耶户作王时,以利沙却明显地缄默。

法国学者Jacques Ellul认为,以利沙于耶户作王廿八年期间一直沉默,神的话语没有被宣讲。于这段时期,「神的同在」(the presence of God)不单使人难以理解,于一连串政治谋杀和宗教杀戮的悲剧中,神的爱和掌管也很难去被人理解。1究竟以利沙的缄默有什么属灵内涵?他的沉默有着什么作用?我认为以利沙的缄默却更使我们可观察到神如何透过人的意志和行动去成全了自己的旨意、历史计划和作为。

论耶户的「含蓄邪恶」

纵使耶户表面上执行神眼中看为正确的事,但事实上他却利用了先知以利亚的预言和信息去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这种表面动机与实际动机的不一致性不单很难一时间去看清,加上行动者能有效利用不同政治语言去掩饰自己的意图和建筑宗教和道德高地,耶户便一直能顺利铲除反对力量,纵使他不择手段和肆意杀害政敌。从宗教现实主义的角度看,耶户不单将宗教信仰工具化,他更能顺势将先知的预言用人的政治手段去证明出来。表面上,他拥有「宗教意志论」(religious voluntarism)中以人的意志去成全宗教热忱的刚毅果断。但实际上,他以「自证预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这手法去利用权力去实现先知以利亚的预言去为自己的政治野心服务。

所以耶户效忠的其实是自己对权力的追求。但是,以利沙在耶户作王廿八年期间选择了沉默。笔者省察,这可能跟以利沙能看到耶户的「含蓄邪恶」(subtle evilness)底蕴之中和之上,耶和华仍在掌权的属灵现实。换言之,在耶户作王的含蓄黑暗中,以利沙一直坚守岗位,以致他能让耶户被神去掌管及容让整个事态依照神的心意去发展;于黑暗中他仍活在神的光明当中。

于是,以利沙缄默的深层意义便可能是:无论我们看到邪恶如何蒙骗攻击人、扭曲真相和横行霸道,这仍是天父世界!

以利沙继承以利亚的工作

基于自义所诱发的抑郁和寻死,被耶洗别追杀的以利亚经历了神在何烈山所施的恩典(王上十九)。这恩典除了使以利亚能亲眼看见和体会神的不可测度性、全知全能和对以利亚的关爱:

「耶和华说:『你出来站在山上,在我面前。』 那时,耶和华从那裹经过。在他面前有烈风大作,崩山碎石,耶和华却不在风中;风后地震,耶和华却不在其中;地震后有火,耶和华也不在火中;火后有微小的声音。以利亚听见,就用外衣蒙上脸,出来站在洞口。

有声音说: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说: 『我为耶和华万军之神大发热心,因为以色列人背弃了你的约;毁坏了你的坛,用刀杀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王上十九11-14)

神于是明确提出以利亚要完成的几件任务:一、膏哈薛作亚兰王,二、膏耶户作以色列王,三、膏以利沙作先知去承继以利亚。神也指出未来事态发展的一些脉络:

「将来躲避哈薜之刀的,必被耶户所杀;躲避耶户之刀的,必被以利沙所杀。但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的。」(列上十九7-18)

于是,以利沙便于这大处境之中蒙召、受训和接续了以利亚的先知工作。看来他所继承的先知工作有其历史任务,并涉及三个主要权势,它们的暴力和之间的战争:一、亚兰的哈薜政权。二、以色列的耶户政权。三、巴力宗教。

以利亚的哪一个预言对以利沙的工作影响深远?我想应该是耶和华透过以利亚向犯了拜巴力罪的亚哈王所作的审判:

「他(以利亚)回答说:『我找到你了,因为你卖了自己,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耶和华说:『我必使灾祸临到你,将你除尽,同属你的男丁,无论困住的、自由的,都从以色列中剪除。我必使你的家像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的家,又像亚希雅的儿子巴沙的家,因为你惹我发怒,又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裹。』

「论到耶洗别,耶和华也说:『狗在耶斯到的外郭必吃耶洗别的肉。』『凡属亚哈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鸟吃。』」(王上廿一20-24)

由于亚哈王随即在耶和华面前自卑,耶和华便再透过以利亚说出审判的事间表:

「『因他在我面前自卑,他还在世的时候,我不降这祸;到他儿子的时候,我必降这祸与他的家。』」(王上廿一29)

由于以利沙一直服侍以利亚,为他身边的先知门徒之一(王上十九21),他便清楚知道耶和华于往后事态发展的一些心意,也清楚意识到耶和华已掌控了历史和未来大局。他的主权和权能除了高过亚哈王,也高过于未来的亚兰王哈薜、以色列王耶户和巴力先知之上切切实实地掌权。这对「耶和华掌权」的深刻认知、体会和信心便给予他一份等候的平安和智慧,能防止他陷入师傅以利亚曾经因为自义所导致的抑郁崩溃。于是,自义(self-righteousness)的意思便包括了没有「让神去成为神」(Let God be God),即没有谦卑地活在神的主权之下;没有让事态按着自然规律和神的心意去发展。

耶户的二重性

以利沙能让神完全掌权的先知质素被耶户作王廿八年间先知们的沈默所反应出来。耶户作为北国以色列国的第十位王,他的管治贯彻了现实主义政治的二重吊诡性。一方面,耶户表面上切实执行了耶和华透过一位以利沙先知门徒对亚哈全家和耶洗别的旨意(王下九6-10)。另一方面,耶户却利用执行耶和华意旨的宗教理由去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铲除反对势力和建立自己的王朝。虽然耶户拆毁了巴力庙和杀死了巴力信徒(王下十18-27),他事实上使以色列人拜金牛犊(王下十29)。可见,耶户真正效忠的不单是耶和华,而是自己的政治野心。

由于这现实政治实践的二重性具高度含蓄性,实需耐性和智慧才可省察。我认为以利沙不单明了耶户的二重复杂性,他更明白到耶户仍被耶和华掌管的真相,纵然耶户自己可能不晓得。

同样宝贵的是,以利沙的缄默让事态自然发展成以下秩序:

一、先知门徒没有遵从以利沙的简单指示去膏耶户作王(王下九3),膏耶户为王时,他却将耶和华的话多说成这样:

「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膏你作耶和华民以色列的王。你要击杀你主人亚哈的全家,我好在耶洗别身上伸我仆人众先知和耶和华一切仆人流血的冤。亚哈全家必都灭亡;凡属亚哈的男丁,无论是困住的、自由的,我必从以色列中剪除,使亚哈的家像尼八儿子耶罗波的家,又像亚希雅儿子巴沙的家,耶洗别必在耶斯列田里被狗吃,无人葬埋。』」(王下九6-10)

二、于是,当耶户发动政变杀了约兰王之后,他对他的军长发出了一「自证预言」的指令:

「你把他(约兰)抛在耶斯列人拿伯的田间。你当追想,像我一同坐车跟随他父亚哈的时候,耶和华对亚哈所说的预言,说:『我昨日看见拿伯的血和他众子的血,我必在这块田上报应你。『这是耶和华说的。现在你要照着耶和华的话,把他抛在这田间。』」(王下九25-26)

三、 当耶户处决了耶洗别之后,由于她的尸体只剩下头骨、脚和手掌,耶户再说出了另一「自证预言」:

「『这正应验耶和华借他仆人提斯比人以利亚所说的话,说:在耶斯到田间,狗必吃耶洗别的肉;耶洗别的尸首必在耶斯到田间如同粪土,什至人不能说:这是耶洗别。』」(王下九36-37)

四、当耶户杀了亚哈全家之后,他公开利用以利亚的预言去将自己的行动合理化:

「『你们都是公义的。我背叛我主人,将他杀了。这些人却是谁杀的呢?由此可知,耶和华指着亚哈家所说的话,一句没有落空,因为耶和华借他仆人以利亚所说的话都成就了。』」(王下十9-10)

五、但是,耶户在以色列中灭了巴力和杀尽巴力信徒,他却陷民于拜金牛犊的罪中。耶和华一方面对耶户说:

「『因你办好我眼中看为正的事,照我的心意待亚哈家,你的子孙必接续你坐以色列的国位,直到四代。』」(王下十30)

六、另一方面,耶和华便兴起亚兰王哈薜攻击以色列,使耶户的国被割裂。(王下十32)

结语

透过耶户的含蓄邪恶和二重政治行动,神人以利亚对亚哈王的预言和审判全得以应验。耶户当政的廿八年中,以利沙知道耶和华是信实的,他的旨意必被实现。于是,以利沙便能紧跟神心意地让事态和政局自然地发展,让神掌管耶户、哈薜和巴力权势,缄默的先知见证便体现了耶和华的无上主权。也即是说,以利沙于耶户专政时的沉静稳忍等候的智慧是:无论邪恶怎样占上风,这仍是天父世界。

(作者为英国巴斯大学政治、语言与国际研究学系副教授)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7.1.18)


 
1. Jacques Ellul (1972).The Politics of God and the Politics of Man. Grand Rapids, Michigan: Williams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P.117.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