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昔日新闻

反思政治正确对教会的挑战 
刘志雄:政治正确阻碍理性讨论议题


刘志雄、杨思言

【时代论坛讯】特朗普正式就任美国总统,有分析指他胜选的其中一个原因是美国人对政治正确感到厌倦,与特朗普的主张不谋而合。这种观念会如何影响信徒?当中有何反思之处?

美国人过份强调政治正确

美国普林斯顿神学院博士生杨思言在香港性文化学会举办的讲座指出政治正确一词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美国,是指用词上、措施上保护弱势社群,例如妇女、少数族裔、同性恋者。例如,为了避免惹上歧视穆斯林的指控,美国人会避免说「圣诞快乐」,改为「节日快乐」。

杨思言坦言,在普林斯顿神学院内,政治正确的气氛更什,什至影响她及其他神学生的学习。她举出多个例子,例如是图书馆会放有泰国的佛像、神符。上部份课堂时,由于「耶稣」、「上帝」这些名词的含意专指白人男人,所以会忌惮使用,就连白人男作者的神学书籍都会避免使用。什至,「神」一词会被认为背后反映父权,代表压迫女性,所以会有性别中立的神学语言。为了符合性别多元政策,校方更会考虑让跨性别人士自选厕所。

杨思言批评,表面上神学院表现出多元包容,尊重弱势社群,但实际上只在乎政治正确,担心被批评歧视弱势社群,至于神学院内不可提「耶稣」一词更是打压言论自由。杨思言认为神学院紧张于神学语言会否带有性别歧视,却未有关心其他的性别欺压议题。例如,神学院课程谈到美国黑人解放历史,却选择性忽视他们欺压其他族裔黑人的事实。

杨思言认为,政治正确过份简化事实,表面表现出对弱势社群的宽容,却实际诸多限制。维护弱势社群本身没问题,但未有留意这些群体间本身观念上处于对立,什至互相歧视,例如是穆斯林及同性恋者互相排斥。至于有更多社群如残疾人士、恐袭受害者、低收入家庭这些真正的弱势社群却一直被忽视。虽很多人在言语上有维护个别群体,但忽略他们的切身需要,例如是侧重关心美国黑人民权,却忽视人口贩卖问题。更什的是,政治正确引申出对个别群体先入为主的偏见。例如白人就被认定是坏人,黑人就被认为一定是好人,反而加深族群之间的对立关系。

由美国炽热的政治正确气氛,杨思言认为从中可以反省我们有否敏锐的心,察觉弱势群体的需要、感受。圣经中爱邻如己的教导,不是要驱使我们去标签个别群体,而是众人平等,彼此对等而不对立。论到爱人,不等于不可指责对方错误的观点,只是不要带着仇恨的心。

信徒应慎思明辩

基督教城市使命教会堂主任刘志雄牧师回应杨思言的发言,认为美国浓厚的政治正确气氛令人值得反省过往持守的价值观,会否有时矫枉过正,过份侧重于个别群体的利益,什至影响对议题的取态。他举例指我们应保护动物,但并非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杀动物。他引用出埃及记及利未记的经文,指出圣经中虽有教导要关顾贫穷人,但亦提到事情要按公正判断,不可偏颇贫穷人。

另外,信徒不先入为主,标签个别群体。例如,本港年轻人关心社会,参与政治活动,就被认定是「废青」;基督徒则被形容为「耶 L」,但被抹杀对社会的贡献。传媒、主流民意的标签只会加深彼此矛盾。社会上充满不同标签,抹黑不同群体,令不同群体之间难以对话。信徒应慎思明辩,聆听对方的立场、诉求,撇弃先入为主的偏见,实事求是地议事论事,才能建设社会。

于答问时间,有会众提问政治正确概念会否不同地方各有不同定义。杨思言指她阐述的政治正确定义为主流看法,但美国因历史因素,会对个别群体如黑人、女性特别敏感。刘志雄澄清保护弱势社群是善意的举动,不需完全否定,但不能绝对化看待。其中,最重要的是不可污名化持其他意见的人士,扼杀讨论空间。主持则问到维护政治正确的人士是否知道自己思路有自相矛盾之处。杨思言认为,早前多宗欧美的恐袭事件,都会倾向淡化袭击者的穆斯林身份,只提到袭击同志酒吧,令人认为是同性恋者被针对性袭击,而不敢提到穆斯林,忽视穆斯林本身信仰上已会排斥同性恋者。

是次讲座于一月十六日在九龙灵光堂举行,有三十多人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