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昔日新闻

选战有多真?民意有多重?

即使特首「选举」如火如荼,特首梁振英亦宣布不角逐连任多时,但梁振英政府面对民间意见与评论的态度并没有随之而改变——在西九文化区兴建故宫博物馆的争议,既将所谓谘询略去公众最希望讨论的兴建与选址课题,又不断被揭发未有披露重大前期设计以至勘探工作。不断重提动用郊野公园土地建屋,却不动用俱乐部会所用地以「保护树木」。小三TSA被改头换面变本加厉于全港推行,要求教育团体代表一字排开以示支持,却少谈各方的选择空间与未解忧虑。以至,对四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的宣誓无效起诉,仍然持续。凡此种种,在在显示今届梁振英政府在馀下任期仍然作风专横依旧,将民情谘询等同政治化妆调拨播弄呼之则来,有时什至「情绪政策化」赌民意的气。于此,昔日掀起的民意对立与抗争,看来仍然没有缓解下来的事实基础,还未知选战的过程与结果会否将对立延续。

在种种事态之间,当权者(和争取当权的)不时流露委屈心态,认为民间意见与评论是人身攻击与人格谋杀。社会平台的个别评论是否公允,是否过火,自有公论。然而当权者手握公权和庞大资源,接受公众监察亦是理所当然。在现有香港法律处境下,政府官员更不能动辄以诽谤控告他人,背后也是同一理念。有权者懂得自限,以事实以诚信以道理来服众,并达致「真.聆听」,才是文明的表现,公义的基础。

要公义昭然于日光之下,还需要公众及民意领袖愿意按真实发声,按公道判断,不揣摸上意。然而这在今天特区社会生态里,亦非常见。例如今届行政长官「选举」,由早前的「红灯绿灯论」到后来的「中央不任命论」,都有份加强香港社会事事揣摸上意的风气。要改变这种格局,选委能否开诚布公不再靠收风度日,清楚表述政治理念,回应公众诉求,自是重要。

于此,来自基督教的选委即使只由抽签产生,我们对他们仍然期望殷切;可惜大多数时间他们都未有公开分享在特首「选举」一事上的见解,让人失望。教会里的政治光谱可能跟社会一样的阔,教会群体的意见也不是上帝的光环;然而教会群体处理世俗事务能否反映出真实诚信、公义怜悯,却是信仰的见证,这些都要在互动中体现。毕竟按圣经记载,掌管历史之主尚且聆听人间诉求,与之互动;更何况是地上一个小小的公职位份?


黃民牧師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