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再思福音戒毒

港的福音戒毒服務始於一九五六年,由挪威信義差會的鄭錫安牧師在調景嶺開展;其後第一間被稱為福音戒毒機構的香港晨曦會,則由陳保羅牧師在一九六八年創辦;接著的是由美籍宣教師宋和樂牧師於一九七三年創立的基督教互愛中心。在這六十年間,隨著時代變遷及社會需要,十數間具基督教背景之戒毒機構相繼成立,以應對與日俱增的吸毒人數。

  筆者是八十年代福音戒毒的果子,蒙神呼召後修讀神學,繼而在機構及教會事奉超過二十年。筆者並非福音戒毒專家,而是內心被神大愛所觸摸,得以重回蒙恩得救的機構事奉,回饋神的無比恩典。筆者在福音戒毒機構事奉至今只有短短兩年,只憑心感及被神觸動而寫出以下體會,絕無對所有前輩的不敬之意,若有感難耐,請多多包涵!

  筆者就著福音戒毒的需要與現況,有以下七個淺見:

  一、新靈——相信沒有人會反對福音戒毒是一項傳福音的事工,是神特定差派某些人所作的事奉。沒錯,這是事奉!這不是工作,更有別於只求薪高糧準的差事。現存的福音戒毒機構大致分為兩類:一類是有政府資助的社會服務團體,這些機構的工資相對較高,而且糧期準;另一類是單靠教會和信徒奉獻來營運的機構,他們過著信心事主的生活。無論是哪一類機構,福音戒毒始終是對人的工作,面對這群有著特殊背景的人,若不是主的呼召,單憑一己的愛心實在很難作下去!從事福音戒毒服務,並不是為了追求服務數字,而是為了從撒旦手中搶救失喪靈魂!我們更不是「打一份工」,而是擁有被差派的職份去為主作工!重拾起初的信望愛,祈求神重新賜下新的靈去為主作戰吧。

  二、新酒新皮袋——現時的戒毒模式主要有兩大類型:第一是住院式,日子由幾個月至一年半不等,更進取的是鼓勵戒毒後的弟兄姊妹長期留在營舍,直至終老;第二是社區戒毒,戒毒者平日如常工作起居,定期接受社工輔導,有部份則同時接受藥物或針灸治療,以減輕戒毒時出現的身體不適。依照現時流行的毒品種類,有別於廿年前的海落英(白粉)時代,或者不需要長時間以禁閉形式來幫助戒毒者去除毒癮,但筆者認同「新酒新皮袋新方法」,我們不能再墨守成規,乃要因應不同人的個別需要,按材施教地幫助戒毒者,像聖經的教導:「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裡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西一28)方法模式可以有很多,但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把人帶到神面前!

  三、新眼光——「耶穌出來,見有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可六34)「耶穌對那女人說:你的罪赦免了……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回去吧!」(路七48、50)耶穌的眼光永遠是對準人的需要!

  幾十年前入村接受福音戒毒的人,多是處理單一的毒癮問題,而且是主動尋求戒毒援助的;現今入村的人多是由法庭判守一至兩年的感化令而來,故此,他們在村中求改變的心態一般較弱。加上,他們除了毒品問題外,身後還有一大堆問題需要解決,如仍有案件需要上庭處理、高利貸或向財務公司借貸的債務、被扭曲的性傾向、因吸毒而產生的家庭問題等等,這等問題都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處理得到。筆者曾接觸一名廿多歲的戒毒者,沒料到年紀輕輕的他卻已欠下數十萬債項。今時今日從事戒毒工作可真困難,我們要處理的並不只是表面的毒品問題,求主賜我們新眼光,看到這群需要耶穌大愛的人的真正問題。

  四、新手——細看今日的福音戒毒機構,成立年期由十多年到五十多年不等,然成功戒毒後投身作同工的肢體卻是捉襟見肘。其中一個大問題是:吸毒者多是低學歷的一群,現今需要之戒毒模式卻日趨專業化,如輔導學、社工訓練、心理學等等,這些都不是隨便可攀上之學科。就筆者觀看,近這二十年間,過來人蒙召讀神學的人亦少之又少。就著福音機構的退休潮來看,福音戒毒機構亦難倖免於難,人手短缺隨之而來的是傳承問題,福音戒毒既是一項帶著異象與使命及傳遞生命之事工,就不能憑藉世襲制度而保存下去。故此,傳承是我們務必要實行之工作,領袖們要傳遞異象,給予機會予年輕同工,加以培訓與生命教育,好讓事工不至於失傳。

  五、新胸襟——每位創辦福音戒毒機構的人均來自不同背景,有著不同的目標和理念,更甚是各據山頭,平時亦甚少來往,就像武俠小說中的各門各派,耍著各自創立的少林拳、武當劍等等,水火不容。有著這樣的山頭主意,誓難遵行耶穌的合一教導!機構之間是否真的沒有溝通和合作空間呢?依筆者而言,在神裡面是沒有不可能的事!只要大家放下成見,用耶穌的愛去學習彼此相愛,再沒有高低先後之分,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得益的就是受助者。

  耶穌的禱告:「我不但為這些人祈求,也為那些因他們的話信我的人祈求,使他們都合而為一。正如你父在我裡面,我在你裡面,使他們也在我們裡面,叫世人可以信你差了我來。你所賜給我的榮耀,我已賜給他們,使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合而為一。我在他們裡面,你在我裡面,使他們完完全全的合而為一,叫世人知道你差了我來,也知道你愛他們如同愛我一樣。」(約十七20-23)

  六、新方法——新毒品由十多年前興起至今,品種多達十多類,現時主要吸食的毒品以冰毒(即興奮劑甲基苯丙胺)為主,對象大多為青少年,他們可以足不出戶,日以繼夜地在自己或朋友家中吸食毒品,所以甚少被警方捉拿,在行內稱為隱蔽吸毒者,連局方都難以估計其數量。要找出這些人非用新方法不可,試想像當一個人留在家中會做些甚麼?看電視、上網、玩手機等等,一律離不開媒體網絡!幾十年前開辦一間中心,尚可等待有需要人士前來登記,繼而開設外展搜尋隊來尋找流落街頭的吸毒者;如今年代轉變,媒體網絡大行其道,我們就要作新的事!相信戒毒事工又要迎接新挑戰,發展在網上尋人的工作!「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路十九10)

  七、新生命——幾十年來,接受福音戒毒而成功脫癮的人有不少,投身社會作牧師、傳道、社工等不同行業的人亦比比皆是,他們均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繼續榮耀神。即或各機構所定的年日有所不同,戒毒者由進入福音戒毒村受訓起計,一般都要住滿六個月或以上方告完成訓練,究竟福音戒毒事工怎樣才算成功?我們一般都以戒毒者出村後投入教會生活,然後接受洗禮加入教會為止,換言之,快則也要兩至三年的時間,才可見證戒毒者成為一個新造的人。福音戒毒是以孕育新生命為目的,而材料元素就是福音,福音戒毒的本質是以福音為始點,亦以福音為終點。可惜現時的福音戒毒服務為著各式各樣的工藝和職業培訓而忙碌,同工們為著目標服務人數而奔馳,試問福音的大能在哪裡?福音戒毒唯一應該持守的福音元素又在哪裡?

  一口氣說了以上的肺腑之言,相信亦會開罪某些人!其實筆者只想以戒毒者為出發點,何不放下門戶之見,不為收多少人而爭一日長短,不為某些領袖之獨特性格而不聞不問,不為歷史遺留下來之城垣而不相往來!何不放下身段,一起在主裡面尋求主的愛,讓神居首位吧!

  (作者為基督教互愛中心總幹事)

任社長給讀者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