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听道是一种事奉吗?

拜读邓绍光博士〈听道是一种事奉〉一文(编按:参一五三二期「众议园」,二○一七年一月八日),小弟愿意分享一点领受,博取前辈学者的教导。

从邓文中看见,作者用比较理想化的角度去阅读「讲道」和「崇拜」。就是,作者前设了讲道人有先知的权柄,成为上帝话语的代言人,在讲台上,按着正意分解神的道。在这个前设下,台下参与敬拜的会众固然要带着敬畏和谦卑的心去「敬听」。这是神学上的阅读。

但现实上,我们不难发现,很多讲道者,因为个人的限制,阅读「上帝的话语」的理解和分析,并不必然地「按着正意」地解读。什至,按着私意「谬讲」也是常听见的,更遑论有先知的权柄。所以保罗劝勉听道者要「慎思明辨」(林前十四29)。今天的信徒,自己要对圣经有追求,起码建立基础的圣经知识和释经原则,然后在谦卑听道的过程当中,分辨讲道者是「正意」或是「私意」解经,会后更可与讲道者谘询求证,彼此砥砺学习,教学相长。如果以上帝的「默然不语」或「上帝使用的出口可以掺杂乱音扰乱视听」来包容讲道者的谬误,这会带来教会的一种危机。

至于「听道」是一种「事奉」?笔者希望指出,每一个字词都有它的内涵。将它的内涵无限扩张,后果是,这个字词的内涵将会消失。笔者以一极端的例子作为讨论:「我们要为主而活,全人全个生命都要奉献为主,献上活祭事奉主。」如果将这段话引申,我们活着就是事奉,「呼吸也是一种事奉」,这就会将「事奉」的内涵过份扩张,失去「事奉」本身想告诉我们的含义。

通常「事奉」可以解作:「服务」和「敬拜」(Serve, Worship),一般的理解是一个从下而上的举动,向着「上」的他者——「上帝」,或为这他者而作事。是「服务者」「向上帝」或「为上帝」所作出一种行为(通常这行为也带着一种付出或牺牲)。「听道」可以是事奉吗?也可以按这原则说是。但同一时间,在听道的过程,听者是一个领受者,一个「从上而下的教导」被「下者」领受。在中文的语境,我们很难说,「领受」是一种「事奉」。举例:我们说领受从上帝而来的祝福(也是崇拜的一个环节),我们不会说,「领受祝福」是一种「事奉」(除非我们刻意将「事奉」的意思扩张)。

将「听道」理解为一种「事奉」,无疑提醒了我们对「听道」的重视,不要带着「评道」的心态去听,而是要恭恭敬敬、谦卑、虚己地领受,这是好的。相信也是邓博的意思吧。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7.1.27)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