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昔日新闻

恭喜发财

  「恭喜发……不,应是『新年蒙福』。」

  每逢新年,我们都有种共识:基督徒不应祝别人发财;背后反映的大概是觉得那过于世俗。短短的一句祝福语,往往也使信徒和非信徒分别开来。这就是基督徒的见证吗?今期作者们带领我们重思此句典型却不能说的祝福语,背后蕴藏的价值。

都是祝福

逢新春,都常遇到亲友或教友向我恭贺:「恭喜发财!」讲完后,他们会觉得我是牧师,向我恭贺「发财」有点儿不敬,所以会跟着说:「不好意思!习惯新春都是这样恭贺他人。」听完他们解释后,为免他们感到尴尬,我会说:「没问题,牧师也可以发财啊!」

  为什么向普通人便可说「发财」,向牧师便不能?当然我所指的,不是发横财。在不少人心中,牧师应要生活刻苦,生活足够便好了。所以在一些教会中,给予牧师的薪津仍然很低。其实今天当牧师的,不少有高学历,也有丰富的工作及人生经验。他们接受上主的呼召当传道,但信徒不必认为他必须刻苦什或受苦。牧师作工得工价,有些教会什至给予较高的薪酬,这样得来的财富,也不是不合宜的。

  有人觉得「恭喜发财」太属世,所以改用「主恩丰盛」、「主赐平安」、「福杯满溢」等属灵用语祝贺。其实这些祝贺语与「恭喜发财」都差不多,只是不是钱财,但都是盼望生活丰富多一点。

  我不会说,要得多一点便是贪。圣经也指出,富贵和长寿等也是上主对人的祝福(诗卅四12;箴三16;弗六2-3)。所以我们也不应视得享富贵或长寿等是属世的追求,只是在追求富贵或长寿等福气时,需懂得怎样去运用。中国人有这样一句说话:「发财立品。」圣经这样说:「有谁喜爱长寿,得享美福?你要禁止舌头不出恶言,嘴唇不说诡诈的话,要弃恶行善,寻求和睦,一心追求。」(诗卅四12-14)

  向我恭贺发财的人很多其实是辛劳作工的人,大多没有梦想会发横财,只是期望「不贫穷也不富足,赐给我需用的饮食」(箴三十8)。大家心中最重要的是「平安是福」。所以我都是祝福大家,「平安是福」。

•袁天佑

(电邮:tyyuen@methodist.org.hk)

不朽之财

时随父母去拜年,从不说这四个字,虽觉蹩扭,也坚持。原因,不属灵。

   人老了,成熟了,豁达了,随俗了,说了。发财不坏。

   恭喜发财背后代表什么价值观?财愈多愈好,大家都要继续再创高峰?财能赋予幸福?令人富贵?

   想多了,只一句祝福的说话而已!这又叫我想起言语的价值和实践。每一句话,特别是强化观念的说话可真需要多加思考。

   小孩说恭喜发财意味着心照不宣的「利是逗来」,颇为功利。祝福语藏着得财的动机!看来我骨子里仍然没有真正放弃自幼的家庭教育。

   无论如何,我不会在讲道时规劝说不要讲恭喜发财。当然,贺年的好话能够有所创新,以信仰更新文化是好事,但一点也不容易。无巧不成话,农历年前及年初二的讲道都是说:不要发财!一篇是八福的首福,一篇是玛拉基的不可抢夺上帝!真是不合时宜。

   定睛在财利上始终不是好事。重校焦点对大家都有好处。不妨多说:愿主眷顾,一无所缺,造福别人!愿主赐福,满心知足?

   也许「发财」二字引发太多遐想,隐含着不劳而获,横财就手等意思,倘若明白些说,让你的辛劳得着回报,愿你所耕耘的,大大蒙福。

   不如趁着今年,索性来一个「贺年佳句设计比赛」,一同以正确的价值观念改变文化如何?

   恭喜……发现不朽之财!

•陈恩明

电邮:youngman.chan@gmail.com

有钱真好

「恭喜发财」是句「出口转内销」的贺年语。

  十九世纪初,广州一些从事洋务的华人,过年时往洋行跟洋人拜年,流行说:「恭喜发财,恭喜发财!」有洋人把此风俗记下,从此「恭喜发财」一语传遍海内外。外国人只知有「恭喜发财」,而中国人见其名扬海外、浸过咸水,自然争相仿效。从此农历新年,边缘主流化,恭喜大家都发财!

  恭喜发财这句话很市侩吗?有一点吧,不过你若捱过穷,就知道发财有多好。孔子赞弟子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可见,穷而乐且贤,殊不容易。颜回廿九岁发尽白,卅九岁殁,跟营养不良有关吗?管子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中国人要求「发财立品」,认为道德有一定的物质基础,既现实又实际。恭喜发财,就是希望你又快乐又有品。

  金钱不能买的东西,不过就那几样,而且不见得没钱就能拥有,所以有钱总比没钱好。是的,知足常乐,但知足跟发财没有冲突。有些人升职加薪后,自觉要有相应的派头,这里好一点,那里贵一点,结果因富而贫。要感到发财,就要尽量维持原有生活水平,这样所增加的财富才能大展所长。

  约翰卫斯理的名言:「尽你所能赚钱,尽你所能节俭,尽你所能奉献。」施比受更为有福,能施舍是福气,有钱不好是因你不懂花钱。我们这些穷机构,最喜欢乐善好施的人。有些人以为有钱就得人尊敬,但如果你是守财奴,对不起,我也会很「势利眼」,不把你放在眼内。你有钱,与我何干?

  「恭喜发财」不属灵又没考虑结构性贫穷问题?吓?放过我吧!不过是句贺年语,又要神学反省又要考虑别人感受?主快来吧!

•王礽福

作者Facebook:王礽福)

当发财不再有

新年听不到「恭喜发财」,而只听到「身体健康」、「新年快乐」、「心想事成」等祝贺语时,你会有什么感觉?虽然没有实质证据,但我会认为大部份香港人会觉得新年少了些很重要的内容,因为「恭喜发财」是新年的专用语,不会在其他节日出现。就正如不提「人月两圆」的中秋节就很难讲是中秋节了。

  众人都知道新年不必然会带来发财,就正如中秋节不必然会带来「人月两圆」。同样,众人都知道「恭喜发财」的祝贺不必然会真的发财。那么,为何「恭喜发财」与新年有关?为何新年不可不讲「恭喜发财」?

  发财关乎钱财增加,但钱财之可以增加不必然是勤奋的结果。事实上,很多很勤奋的人都没有因其勤奋而有钱财。打工仔如是,老板如是。因此,「恭喜发财」的重点不是如何有钱财,而是有好运气。运气不代表不需要勤奋,反而勤奋者也需要运气,以致付出可以有合理回报。这样,新年祈求「恭喜发财」和好运气又有何不可呢!

  此外,「恭喜发财」一语从来不会独立出现,它一定跟其他新年祝贺语一起。一方面,「恭喜发财」一语已包含其他祝贺语的内容。所以,当时间和空间有限时,讲一句「恭喜发财」和贴一张「恭喜发财」挥春已足够了。另一方面,其他祝贺语解释「恭喜发财」,所以,「恭喜发财」的内容比「发财」更要多。那么,独立地理解「恭喜发财」的话,就将新年的祝贺碎片化,破坏祝贺的完整性。

  为何新年要「恭喜发财」?若按马克思对社会经济生活的理解,「恭喜发财」主要是商业经济社会的产物,而非农业经济社会,因为商业社会是由金钱主导。(可参考史密〔George Simmel〕的《金钱哲学》一书。)至于为何欧美资本主义社会没有出现「恭喜发财」?这有可能跟基督教文化有关。但在全球化下,「恭喜发财」已成为新年共通语了。

  基督徒是否应该讲「恭喜发财」?我反而留意:若没有听到「恭喜发财」的新年,这还是我认识的新年吗?

•龚立人

(电邮:kunglapyan@gmail.com

编按:此文原为订阅版文章,如欲订阅《时代论坛》,请【按此】


TimesLook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