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帶住木蝨去崇拜可以嘛?

認命嘅基層喺上一回唔知搵唔搵到接待佢嘅教會,但係呢種被標籤成「貧窮」嘅宿命又唔係剩係得拾荒叔叔所專美,基本上我地都成日問啲中學生,知唔知點解班基層會係貧窮人呀?

咪就係因為我地呢啲自以為唔係貧窮嘅人因著比較同生活形態而標籤佢地為貧窮囉,若果我地唔「定型」佢係窮,佢係弱勢,定左一個階級俾佢,佢唔會覺得自己喺社會係一個負累嚟。但係我地嘅相對貧窮定義,以及引申出嚟嘅福利政策,以致社會服務都強調緊一種由上而下嘅補足,生活力爭上游嘅要求造成基層一種無奈嘅壓抑,同埋自卑無能嘅意識形塑。

今次又用另一種題材嚟做一個分享同反思,有一組嘅經歷係咁:

今晚最深刻嘅係一個拾荒叔叔分享(又係拾荒?),佢以前都有去過教會,信左耶穌,只係冇受浸;後嚟再冇去嘅原因,係因為有人同佢講:「去教會要著得體面啲企理啲架,佢地嘅眼光其實都係跟世俗差唔多……」

當然,叔叔背後嘅故事,點解有人會咁樣勸退佢,我唔知道,但係作為信徒,我地好值得思考下喺今時今日,我地係唔係真係將「福音」同人分享?

定係我地其實係攔阻緊人去經歷「福音」、「信仰」?

膚色同種族嘅歧視排斥講就話已經唔存在喺呢個世紀,但係其實只係以另一個方式繼續喺群體裡面發生,以資本累積嘅多少同物質炫耀嘅形態化將唔同嘅群體分類,階級嘅觀念深深植入喺我地嘅意識形態當中,連教會都有可能無可避免,導致因為冇咩錢買件四正啲嘅衫,就連行入教會都會俾人話唔夠體面,咁可能你又會話:「嗱,咁又唔係,咁去人地地方著得體面啲莊重啲有咩問題姐,係代表尊重播。」只係想講唔係有問題,只係喺經濟同能力範圍內,有部份基層可能未必可以合乎你所謂定義嘅體面,更何況,你要街坊尊重你嘅場合,又何以冇一個同理心代入基層嘅處境,「尊重」同體諒一下佢地缺乏裝備「體面」嘅能力?
唔通耶穌冇佳美嘅容貌,咁弟兄姊妹就唔愛耶穌咩,唔通一個流浪漢衣衫濫褸咁入嚟教會,你就要趕走佢咩?(呀,不過好似真係有發生過……不過喺到唔多討論,心照……)

曾經聽過一位前線嘅社工分享過,有個板房街坊應探訪義工嘅邀請去左教會參加崇拜,喺崇拜中發現佢身上有啲木蝨癡住喺佢件衫到。有位執事於是就跟牧師講:

「若果有呢位街坊,就冇佢」,意思係要呢位街坊離開呢到唔好再參加崇拜,否則,佢就唔再嚟……,若果呢件事係真嘅,都可以俾我地去諗下,帶住木蝨去崇拜究竟係唔係一件唔夠體面同錯嘅事,街坊住喺木渣板所間嘅劏房,有木蝨真係正常不過嘅事,只係教會裡面大部份人都唔係住喺劏房,所以唔了解點解會有木蝨喺佢身上,即使係唔想佢帶木蝨入嚟,會唔會都可以勸一勸佢整走左佢先先入嚟,而唔係去到有你冇我咁嘅境地卦。

真係好希望呢件事唔係真,我地嘅生活模式,令我地對人與人之間嘅差異敏感左,敏感左嘅係介意人地同自己好唔同,介意唔係自己嘅形象同模式,一有比較上嘅高同低,好同壞嘅唔同時,我地就好抗拒,中晒二元主義嘅毒,所以貧窮同富有係唔同嘅,聰明同愚笨係唔同嘅,濫褸同體面係唔同嘅,有木蝨係污糟嘅象徵,卻忘記係處境上嘅造成,老老實實,有邊個想住喺有木蝨嘅地方?

就算想,又係唔係想你歧視佢?

社會嘅進步同不斷要求嘅優化對經濟民生係一件好事,但同時亦造就左資本膨脹,小部分人個人財富不斷嘅累積,貧富不均兩極化,喺呢種意識形態中生活嘅我地漸漸失去左人與人之間嘅同理心,社會灌輸一套資本主義嘅成功理論,卻冇提醒我地喺進步嘅空間中為整體嘅分配不均作出反思,為嚴重落後嘅階級同種族嘅觀念作出批判同改變,令我地犬儒地盲目跟隨呢種腐化嘅主流思想,資本主義形態嘅生活未有帶俾我地自由同解放,只係我地一箱情願沉迷喺佢嘅薰陶當中,換嚟嘅係個人嘅權力同操控,悲觀啲嘅係既得利益者喺呢種意識形態裡面只係得到「存在」同「苟且」,向相對較弱勢者提供標籤同分層,維持住呢一種系統千秋萬代,神化主義帶嚟嘅好處,扼殺其他觀念同想像嘅可能性,創造無限嘅慾念同需求馴化壓迫同受壓迫群體,繼續得到佢地嘅認同同推動。基層永遠都喺分類嘅層次下生存而又需要進入壓迫者主流體制中適應。

體面又好,木蝨又好,始終都係嗰句,我地有冇「誠意」做好心理準備去接待基層呢,我諗首要要學嘅唔係接待,而係要學識放低身量,謙卑接納唔夠你咁體面,同身上可能有木蝨嘅街坊,又或者願意同帶住「貧窮」呢兩個充滿標籤字眼喺身嘅「佢」(他者)同行,先至係我地一班「既得利益者」要學習一生嘅屬靈功課。

(作者為新福事工協會關懷貧窮學校生命教育主任)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