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带住木蝨去崇拜可以嘛?

认命嘅基层喺上一回唔知搵唔搵到接待佢嘅教会,但系呢种被标签成「贫穷」嘅宿命又唔系剩系得拾荒叔叔所专美,基本上我地都成日问啲中学生,知唔知点解班基层会系贫穷人呀?

咪就系因为我地呢啲自以为唔系贫穷嘅人因着比较同生活形态而标签佢地为贫穷罗,若果我地唔「定型」佢系穷,佢系弱势,定左一个阶级俾佢,佢唔会觉得自己喺社会系一个负累嚟。但系我地嘅相对贫穷定义,以及引申出嚟嘅福利政策,以致社会服务都强调紧一种由上而下嘅补足,生活力争上游嘅要求造成基层一种无奈嘅压抑,同埋自卑无能嘅意识形塑。

今次又用另一种题材嚟做一个分享同反思,有一组嘅经历系咁:

今晚最深刻嘅系一个拾荒叔叔分享(又系拾荒?),佢以前都有去过教会,信左耶稣,只系冇受浸;后嚟再冇去嘅原因,系因为有人同佢讲:「去教会要着得体面啲企理啲架,佢地嘅眼光其实都系跟世俗差唔多……」

当然,叔叔背后嘅故事,点解有人会咁样劝退佢,我唔知道,但系作为信徒,我地好值得思考下喺今时今日,我地系唔系真系将「福音」同人分享?

定系我地其实系拦阻紧人去经历「福音」、「信仰」?

肤色同种族嘅歧视排斥讲就话已经唔存在喺呢个世纪,但系其实只系以另一个方式继续喺群体里面发生,以资本累积嘅多少同物质炫耀嘅形态化将唔同嘅群体分类,阶级嘅观念深深植入喺我地嘅意识形态当中,连教会都有可能无可避免,导致因为冇咩钱买件四正啲嘅衫,就连行入教会都会俾人话唔够体面,咁可能你又会话:「嗱,咁又唔系,咁去人地地方着得体面啲庄重啲有咩问题姐,系代表尊重播。」只系想讲唔系有问题,只系喺经济同能力範围内,有部份基层可能未必可以合乎你所谓定义嘅体面,更何况,你要街坊尊重你嘅场合,又何以冇一个同理心代入基层嘅处境,「尊重」同体谅一下佢地缺乏装备「体面」嘅能力?
唔通耶稣冇佳美嘅容貌,咁弟兄姊妹就唔爱耶稣咩,唔通一个流浪汉衣衫滥褛咁入嚟教会,你就要赶走佢咩?(呀,不过好似真系有发生过……不过喺到唔多讨论,心照……)

曾经听过一位前线嘅社工分享过,有个板房街坊应探访义工嘅邀请去左教会参加崇拜,喺崇拜中发现佢身上有啲木蝨痴住喺佢件衫到。有位执事于是就跟牧师讲:

「若果有呢位街坊,就冇佢」,意思系要呢位街坊离开呢到唔好再参加崇拜,否则,佢就唔再嚟……,若果呢件事系真嘅,都可以俾我地去谂下,带住木蝨去崇拜究竟系唔系一件唔够体面同错嘅事,街坊住喺木渣板所间嘅劏房,有木蝨真系正常不过嘅事,只系教会里面大部份人都唔系住喺劏房,所以唔了解点解会有木蝨喺佢身上,即使系唔想佢带木蝨入嚟,会唔会都可以劝一劝佢整走左佢先先入嚟,而唔系去到有你冇我咁嘅境地卦。

真系好希望呢件事唔系真,我地嘅生活模式,令我地对人与人之间嘅差异敏感左,敏感左嘅系介意人地同自己好唔同,介意唔系自己嘅形象同模式,一有比较上嘅高同低,好同坏嘅唔同时,我地就好抗拒,中晒二元主义嘅毒,所以贫穷同富有系唔同嘅,聪明同愚笨系唔同嘅,滥褛同体面系唔同嘅,有木蝨系污糟嘅象征,却忘记系处境上嘅造成,老老实实,有边个想住喺有木蝨嘅地方?

就算想,又系唔系想你歧视佢?

社会嘅进步同不断要求嘅优化对经济民生系一件好事,但同时亦造就左资本膨胀,小部分人个人财富不断嘅累积,贫富不均两极化,喺呢种意识形态中生活嘅我地渐渐失去左人与人之间嘅同理心,社会灌输一套资本主义嘅成功理论,却冇提醒我地喺进步嘅空间中为整体嘅分配不均作出反思,为严重落后嘅阶级同种族嘅观念作出批判同改变,令我地犬儒地盲目跟随呢种腐化嘅主流思想,资本主义形态嘅生活未有带俾我地自由同解放,只系我地一箱情愿沉迷喺佢嘅薰陶当中,换嚟嘅系个人嘅权力同操控,悲观啲嘅系既得利益者喺呢种意识形态里面只系得到「存在」同「苟且」,向相对较弱势者提供标签同分层,维持住呢一种系统千秋万代,神化主义带嚟嘅好处,扼杀其他观念同想像嘅可能性,创造无限嘅欲念同需求驯化压迫同受压迫群体,继续得到佢地嘅认同同推动。基层永远都喺分类嘅层次下生存而又需要进入压迫者主流体制中适应。

体面又好,木蝨又好,始终都系嗰句,我地有冇「诚意」做好心理准备去接待基层呢,我谂首要要学嘅唔系接待,而系要学识放低身量,谦卑接纳唔够你咁体面,同身上可能有木蝨嘅街坊,又或者愿意同带住「贫穷」呢两个充满标签字眼喺身嘅「佢」(他者)同行,先至系我地一班「既得利益者」要学习一生嘅属灵功课。

(作者为新福事工协会关怀贫穷学校生命教育主任)

黃民牧師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