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昔日新聞

出入平安

一九九五年初日本阪神地區發生黎克特制七點三級大地震,繁榮瓦爍,傷亡枕藉,從那年開始,日本有組織選出年度漢字,以誌年結,第一個選上的是「震」字。此活動日益受重視,拓立社會地位不斷優化,更增添了神聖的宗教元素,每屆年終,在極具文化意喻的京都清水寺,由住持在嗚鐘響音中揭曉。

隨後數年,海峽兩岸都有民間組織仿效,始終未成氣候,實在有負漢文化的嫡傳流衍。想是日本社會對文字的尊重,電影《字裡人間》可窺其一二。香港亦有政黨及民間組織行禮如儀,更難深入民間,教人會心認同。民建聯選評「亂」字以誌二○一六,我較認同文化人許驥用「崩」字來代表,反正就是禮崩樂壞,紛亂不休的年度。

用漢字來測未來銜過去,寄心情寓祥和,是中國文化的精神所在,在每年的更替中更見一個字的力量,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最普遍受歡迎而寓意最佳莫過於「福」,就連一向不自覺地將基督信仰和傳統文化對立起來的華人教會,也不怕被指迷信,新春期間亦派福、送福利、祝福、祈福,教牧人員在崇拜中不忘一句大家新春蒙福。

聖經中不乏論及福氣的經文,多得先賢在漢語翻譯中留下這點福氣給我們,無論是詩篇第一篇以至耶穌登山寶訓,華人信眾讀來分外溫暖親切,始知一個福字,涵蓋了多少心靈宿願,生之祈盼。

我選取了出埃及記作年度經課,也希望個人以致受影響的群體,從容自若地走出固我,看到上主指引的道路,朝向實踐使命真正體會福樂的應許。出埃及的過程是痛苦的,特別是突破安全網走那不知道的路,敢於面對和認識自己是靈性操練的起點,會帶引著我們進入應許之地。

常笑道有些基督徒的祈禱,若將首尾刪減,只聽其中,則與黃大仙祈福或觀音借庫分別不大,走不出以福禍順逆得失為主。這豈是上主喜悅的屬靈生命。

丁酉雞年,誠心祝大家:出入平安。

編按:此文原為訂閱版文章,如欲訂閱《時代論壇》,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