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昔日新聞

立春說農耕

二○一七年二月三日是立春,廿四節氣之首,代表春天已經來了。《拔啊,拔啊,拔蘿蔔》雖然來自俄國,書中的老爺爺和老奶奶卻同樣感受到春天的氣息,他們住在的老房子前面,開始種下豌豆、胡蘿蔔、馬鈴薯和豆子,還埋下了蘿蔔的種子。到了秋涼,只剩下一顆巨大的蘿蔔等待收割,老爺爺一個人怎樣都拔不動,於是,老奶奶也要過來幫忙。

那天帶著小孩到朋友的有機農田去拔蘿蔔,一群小不點圍著一方泥土,個個都好奇張看,耕種的姨姨介紹:那是蘿蔔,這是馬鈴薯,小孩眼睛眨也不眨,想像不到每天吃的蔬果原來是來這樣的泥土長出來的。好了,可以拔蘿蔔啦,姨姨一早預備好的收成時間,讓小孩子一個一個嘗試拉著蘿蔔葉拔起來。那個男孩最雀躍,忙不迭快快要連拔幾棵,這個小妹妹也愈來愈好奇,伸手東摸摸西摸摸,嘩,葉片上還有一只小甲蟲呢!大家又聚在一起,小小眼睛轉來轉去,頭顱左擺擺右搖搖,城巿長大的小孩,真的沒有看過養活我們的土地啊!

不只是小孩吧?就是在香港身體力行有機種植的農人,不少都是半途出家、摸著石頭過河。《香港有機.細說農話》就記錄了十五位農友如何耕耘香港的土地。他們有的原是養豬養鴨,後來才轉營有機耕種,聽他們的故事,就知道耕種的辛勞,不只要望天打卦,也要順著植物的特性來照料。在這個時代,堅持不用化學肥和殺蟲劑,還要付上比其他農夫更大的心血和耐性,種下的是勞力和努力,收成時卻不一定有甜美的果實,一切都要靠賴上天和農人的配搭。

來自俄國的故事,本身許多主角的稱謂都是押韻的:蘿蔔、老爺爺、老奶奶、貓、老鼠,這些主角和動物,一同要拔出那埋在地下的龐大蘿蔔,最後能否拔得出來?還記得我們拔蘿蔔的那天,有一個小女孩,看著自己沾滿泥烏黑的手指,一臉恐懼地要立刻去洗手,如果要她來拔大蘿蔔,恐怕還是失敗居多了。